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辛泊平的博客

读书 写字 看电影

 
 
 

日志

 
 
关于我

70年代生人,诗人,评论家,著有诗歌评论集《读一首诗,让时光安静》(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与诗相遇》(燕山大学出版社),随笔集《怎样看一部电影》(黑龙江教育出版社)等,曾获河北省文艺评论奖、中国年度诗歌评论奖等。 邮箱:bupingxin@sina.com

李瑾诗二首  

2018-07-05 15:11:33|  分类: 诗歌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致母书

 

李瑾

李瑾,山东沂南人,汉语言文学学士,新闻学(文学)硕士,历史学博士。有诗文在《人民文学》、《诗刊》、《中国作家》等报刊发表。出版诗集《孤岛》(中国工人出版社)、《人间帖》(中国青年出版社),散文集《地衣》(人民文学出版社),评论集《纸别裁》等。

 

炊烟安静  几棵树扶住了微风  院子里

光影脆弱  却能让落日回头

人间那么老

我怎么舍得伤心。站在屋檐下  绿色的

星辰湿淋淋的  它比河流匆忙  更懂得

一个人的暮色能够留住多少归鸟

……米饭来了

蔬菜来了  白发也来了

但我宁愿躲进生活中尝一尝挨饿的滋味

母亲面前  我拒绝和她身上的时间和解

 

辛泊平点评:对于诗人李瑾,我不太熟悉,但在2017年的《诗刊》上读到他的作品,我几乎是一见倾心。我喜欢他的诗,喜欢他的节奏,喜欢他的词语,喜欢他那略带伤感与落寞的语调。我一直说,读到一首自己喜欢的诗,是一种缘分。在现代诗歌没有难度的写作背景下,这种缘分更值得珍惜。

《致母书》是李瑾的一首小诗。但小诗不小,更不弱,它有人生的宽度,也生命体验的深切。从语义上看,这首诗没有什么理解上的障碍,它叙述的就是日常的场景。然而,在这熟悉的场景中却隐藏着让人震惊的生命过程与瞬间的战栗。

炊烟袅袅,微风吹过树梢,光影浮动。这就是时间的脚步,它并不像我们常说的那么匆忙,相反,它显得那样优雅而又淡然。然而,就是在这淡然优雅的风景中,人间早已老去。这是物理时间与心理时间交织后的结果。既有物质的标准,也有心灵的尺度。面对时光的流逝,诗人不是不伤心,而是舍不得伤心,来不及伤心。因为,屋檐之下,恒定的星辰比流动的河流还要匆忙。感时伤怀之时,我们就错过了暮色中的归鸟。而它们,和我们一样,在用飞翔追赶那易逝的韶华。人间就是这样,一切都在老去,一切又都新鲜如初;一切都在消亡,一切又都是那样充满生机。我们可以猜想,诗人坐在屋子里,望着窗外的流云与树木,思绪翩然。这是一种由外物观内心的过程,是一种禅定的状态。此时,诗人在时间之外,打量着人世间的彼此消长,慈悲入怀。

然而,这只是一瞬的伤感与坦然。从梦幻中回到现实,是日常的人间烟火,是散发着香味的米饭与蔬菜,是老母亲如银丝一样的白发。诗人重新回到时间之中,在沉重的伦理中再次看到生命的短促与不堪。于是,悲从中来。时间并不是封闭的,它永远敞开。通过想象,通过顿悟,我们可以超越时间的藩篱。这是生命个体的自由。然而,回到伦理世界,在亲人身上,时间的枷锁触目惊心。这是我们可感可触的现实,它永远比想象更为沉重。母亲的白发,让我们感到时间的紧迫,让我们听到死神的脚步,让我们想到死亡,想到生死两茫茫。世界即将失衡,我们又怎能超然?这才是人之常情,是所有人都能够理解、能够接受的悲欢。所以,当我读到“母亲面前  我拒绝和她身上的时间和解”,我想起自己的已经辞世的双亲,感同身受,潸然泪下。

可以这样说,这是一首很容易就能打动读者的小诗。因为它的深情,更因为它的诚恳。诗人没有刻意夸大这种伤感,没有选择那种异常尖锐的词语,他只是克制着,从日常的变化里捕捉心灵的律动,让事物说话,让心灵回应,自然而然,贴切而又柔软。2017年11月24日


人间草木

 

李瑾

 

我看见一段时光在窗口缓慢回头。春风

不能平静  在金顶街  春风跟在行人后

却彼此陌生

我惊讶于这样的早晨

一些微小的事物低于生活  而另外一些

却是脚步匆匆  蓝天之下  宏大的山川

在一只麻雀身上练习赞美  而我

怀揣着一颗低垂的心

正给一株桂花慢慢地浇水

 

我爱这株桂花树

早晨它看看阳光  晚上回家我看看它

我们彼此熟悉  但在白天  却从不说话

 

辛泊平点评:我要说,李瑾的《人间草木》让我着迷。第一次读到就喜欢,然后又反复读了几遍,依然喜欢。对于一个把诗歌阅读当成功课的人来说,这样的感觉也不多见。

人间草木,只是最普通不过的事物,然而,诗人却从中发现了万物之间的隐秘关系,生命的纹理以及人生的哲学。一段阳光,一缕春风,它们各自有各自的形态和节奏,它们或许只是偶然有了交集。但在诗人眼中,一个有春风阳光的早晨便不再平常。他惊讶地发现:“一些微小的事物低于生活  而另外一些/却是脚步匆匆  蓝天之下  宏大的山川/在一只麻雀身上练习赞美 ”所有的事物,它们高于生活或低于生活,那只是遵循自然的伦理,本分地完成时间不同的样子。它们之间并无冲突,它们之间相安无事。宏大的山川之于卑微的麻雀,它们沐浴的阳光是一样的,它们接受的赞美原本可以转化,可以共享。风波属于人类,源自人心。匆忙的是人心,低于生活的是人的眼睛。这里的生活,只对人构成意义。万物各安其道。

万物最朴素的关系,正是这种若即若离、你中有我的关系。于是,顿悟的诗人也加入了这种和谐的时间旋律——“怀揣着一颗低垂的心”,给桂花浇水。诗歌的神来之笔也正在此,“我爱这株桂花树”,彼此熟悉,但“却从不说话”。就是这样,事物之间原本自然,我们所谓的恩赐与感恩,不过是人的预设。所以,给桂花浇水的诗人不以恩主自居,桂花不以受惠者的模样示人,这就是最好的伦理。倘若人与人之间也能如此,世间便得安宁。那也人生的哲学。

雷蒙德卡佛说过,伟大的作家都有在熟悉的事物发现奇迹的本领。这绝对是写作的大道。那些剑走偏锋的写作,有可能会博得一时的掌声,但能流传千古的,还是那些闪耀着日常光芒的文字。比如托尔斯泰,比如狄更斯,比如曹雪芹。这首小诗伟大不伟大我不敢说,但它的确从日常中来,又回到日常中去,而且,在这一来一去中,生命的慧根自然萌芽和生长,这种感觉倒是真的。2017年11月28日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71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