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辛泊平的博客

读书 写字 看电影

 
 
 

日志

 
 
关于我

70年代生人,诗人,评论家,著有诗歌评论集《读一首诗,让时光安静》(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与诗相遇》(燕山大学出版社),随笔集《怎样看一部电影》(黑龙江教育出版社)等,曾获河北省文艺评论奖、中国年度诗歌评论奖等。 邮箱:bupingxin@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记忆,我们能说些什么?   

2017-02-20 17:26:44|  分类: 电影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记忆,我们能说些什么?

辛泊平

 

许多时代,阅读一本书,看一部电影,似乎并没有明确的目的。也许只是书和电影的名字擦亮了某一个记忆,于是,就那么偶然而又自然地打开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里欢愉,忧伤,或者沉溺。这是一种自由的状态,是一段慵懒而又美好的时光。通过记忆,我们再次看到昔日的自己,通过记忆,我们再次与自己渐行渐远,两种相反的情感走向,都是一种潜在的可能。关键是,记忆和真相之间的那一扇门,该由谁来打开,该由谁负责解释。我看法国电影《萨拉的钥匙》便是因为它的名字。萨拉的钥匙,那会是一把怎样的钥匙?那把钥匙对应的门会关着什么样的秘密?是的,我喜欢这种带有悬疑色彩的味道,喜欢这种引人猜想的开始。当然,看完电影,我并没有因为谜底的出现而释然,相反,却跌进一种无可名状的沉重与疼痛。这是一部关于犹太人在二战的遭遇的电影,也是一部关于记忆的电影。

巴黎,一座据说是全世界最浪漫的城市,她属于艺术,属于情调,属于品味。然而,这是擦去记忆之后的印象。当战争来临,当灭绝人性的屠杀来临,艺术与情调都不复存在,剩下的是残酷的生死与赤裸裸的人性。二战中的巴黎对于犹太人而言,它和柏林、华沙一样,没有美丽的童话,没有温暖的故事。在被赶往集中营之前,小女孩萨拉让她的弟弟躲进了壁橱里。她不知道他们此去将永远不会回来,她只想保护弟弟,她幻想着她的钥匙能很快就能再次打开那扇门。在去集中营的路上,萨拉终于明白了她已经不可能再回到家里,于是,她开始了她的逃跑计划。她要回家,她要打开壁橱,她要把弟弟救出来。这是她唯一的信念。地狱里也有人性之光,这是故事继续下去的前提。在萨拉的故事里,这一点同样有效。在别人的帮助下,她成功地逃出来,并成为一个法国人的孩子。然而,时间不等人,当萨拉终于来到巴黎,回到她的家,打开那扇门,弟弟已经成为腐烂的尸体……

再次打开这段沉痛的记忆,是二战结束许多年之后。一个专栏女作家,因为要写关于纳粹的文章,在近乎巧合的情况下,走进了那座房子,走进了萨拉的故事。在这条叙事线索中,对历史的反思,对人性的拷问,对记忆的理解,显得格外沉重。所有人都面临着人生的选择,对历史、对记忆,对当下;所有人都面临着伦理的尴尬,对当下,对记忆,对历史。萨拉在二战结束后选择了离开巴黎,然后在美国隐姓埋名,带着痛苦的记忆死去;萨拉的儿子竟然不知道母亲的往事;女作家的公爹竟然见证了萨拉弟弟的死,他们现在的房子就是萨拉当年的家。于是所有的矛盾都在瞬间尖锐,在瞬间扎疼了所有的当事人。

如何面对那段往事,如何面对真实的记忆,如何用当下的理性与情感处理历史与当下的关系,如何审视我们面对真相的态度与选择,成了影片的核心问题。我们理解萨拉无法抹去的愧疚,无法温暖她那被记忆伤害太深的心灵;我们同样理解女作家公爹在特殊时期对萨拉的帮助,理解他对往事的沉默;我们更理解女作家面对公爹与萨拉儿子时的震惊与不解。因为,所有人似乎都有足够的理由。对记忆的选择性遗忘,是一个人能继续下去的前提。故事的最后,是女作家与萨拉的儿子一起,伤感而又坦然地再次打开记忆,重新打量眼前的孩子与阳光。但我知道,这并不是电影的结束,而是又一个伦理叙事的开始。记忆究竟意味着什么,它是伤害,还是温暖?是彻底清除残损的记忆,还是带着这残损的记忆上路,这是所有人都必须完成的人生选择。

2017-2-20

  评论这张
 
阅读(46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