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辛泊平的博客

读书 写字 看电影

 
 
 

日志

 
 
关于我

70年代生人,诗人,评论家,著有诗歌评论集《读一首诗,让时光安静》(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与诗相遇》(燕山大学出版社),随笔集《怎样看一部电影》(黑龙江教育出版社)等,曾获河北省文艺评论奖、中国年度诗歌评论奖等。 邮箱:bupingxin@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祸水》:“官道”与天道  

2017-01-04 21:34:15|  分类: 文学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官道”与天道

——读卢立明《祸水》

辛泊平

 

这些日子,雾霾肆虐,北方的天空难见青天。人们谈论雾霾,痛苦而又无奈,于是,只有在回忆中寻找那曾经的蓝天白云与青山绿水。人类的历史,充满了意想不到的突转,物质与精神,这两种相互拒斥又相互吸引的力量,让历史充满了无限的可能与巨大的张力。我们似乎总处于尴尬之中,终于不再担忧温饱了,空气质量又成了我们必须直面的难题。这是一种尴尬,不是个人的尴尬,而是整个人类的尴尬。因为,在人类的文明史上,所有的人都参与其中,作用不同而已。说到雾霾,说到日益严峻的环境恶化,谁敢说自己是无辜者?发展是所有人的梦想,欲望也是所有人都有的欲望,而欲望与发展的关系,则是互为因果的两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当然,在这里,我无意否定欲望的合理性,更无意否定发展的必然性。我想说的,是欲望的度,是发展的前提与方向,是在理性背景下的人类文明。

当下,谈论掠夺式的生产以及背后官商勾结的黑幕,已经不是什么禁区。因为,从中央到地方,从上到下,我们已有共识,那就是,要金山银山,更要青山绿水。然而,共识毕竟只是共识,健全的法律还没有形成,完整的监督体系亦未形成,所以,这种偏重道德范畴的共识无法左右某些人已经失控的欲望。所以,依然有人心存侥幸、铤而走险。而在这个过程中,有些地方官员则丧失了原则,为了眼前的利益和仕途而上下其手、瞒上欺下。不过,人间正道是沧桑,人心不欺,天道难违,那些以身试法者最终都难逃法律的制裁;而那些明知故犯、玩忽职守的官员,或身败名裂,或千夫所指,也真的验证了尘世的因果报应。卢立明的《祸水》写的就是这样的故事,揭示的就是这样的法则。

小说写的是一个社会事件,一个和环境息息相关的社会事件——一家煤矿违规开采引发所在地饮水枯竭。应该说,在当前形势下,这是一个极为敏感的问题,相关部门与官员都应该高度重视、全力以赴。然而,愿望毕竟是愿望,它无法取代错综复杂的现实。乡长冯金明得到卸甲岭村村主任耿长德的举报,说是他们村的“大水缸”断岭口一夜之间干涸了。这不是小事,它关乎一个村子的日常生活,于是冯金明和耿长德马不停蹄地去水库勘察。在现场,冯金明当然不会相信什么“龙吸水”,因为,他知道,在水库不远处就是神掌沟煤矿,现在虽然处于整顿阶段,但谁也不敢打保票现任矿主邱大阳不会顶风作案。他怀疑,却无法明说,因为,邱大阳和自己的官场圈子关系太密切了,他不得不慎重再慎重。

应该说,在明眼人看来,判断这个事件的原因并不复杂。然而,对于冯金明来说,这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孤立事件,它牵扯了太多的权力与利益,牵扯了太多的人,所以,他只能按照他习惯的官场逻辑与思维,应对这个突来的麻烦。这是小说的一条叙事。除了这条叙事线索,卢立明还设置了另一条所谓的民间叙事线索,那就是以赵驴子为代表的村民,他们对待这件事的态度与行为。饮水成了问题,这不是纸面上的官样文章,而是和生存有关的具体问题,所以,他们不甘心就那样等着上面的调查与说法,他们要自己找出真想,自己讨说法。于是,他们像私人侦探一样展开了调查。在这条叙事线索上,彰显的是普通民众的维权意识。他们不再是只为眼前利益而苟活的乡下人,而是有法律诉求与个性尊严的国家公民。可以这样说,正是因为这条叙事线索,小说才有了撕开那被遮蔽的权利交易的面纱的力量。

果然,正如冯金明怀疑的那样,正如赵驴子猜测的那样,整个事件,邱大阳是元凶,但牵扯到的绝不是一个邱大阳。在这个利益链条上,有县矿业局长,有县公安局副局长,甚至,还有冯金明自己以及职位更高的官员。卢立明在处理这个问题上,没有让问题简单化,而是力求写出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冯金明不是不清楚问题的严重性,但他无法超越自身的局限性,他要顾全所谓的大局,那个大局不是眼前的形势,而是多年形成的圈子,是所谓的兄弟情谊。矿业局长和公安局副局长都是他的兄弟,所以,他不得不违心地隐瞒部分真相,让原本应该很快就浮出水面的结果变得扑朔迷离。

让我们欣慰的是,神掌沟煤矿的问题解决了,罪魁祸首和相关人员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然而,问题真的解决了吗?解决的彻底吗?是否还有人应该被问责?在我看来,这些追问恰恰是这篇小说的力量与价值。卢立明无意于写一个简单的环境事件,他是在写环境问题的严重程度与背后的问题。在我看来,这篇小说并没有绝对的主人公,用墨最多的冯金明不过是一个点,他呈现的是官场的圈子化,是官场的“众生相”,或者可以说,他是一个具有坐标意义的人物。他不是陷于权力和利益无法自拔的腐败分子,但也不是我们期待的为民请命的忠贞之士,他更像一个官场“混混儿”,说不上好,说不上坏,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在他们的心中最重要的不是老百姓,而是他们的关系。所以,他们可能不会犯罪,但他们的方向和暧昧不明的态度绝对是错误的,因为,他们身上缺乏的恰恰是共产党人的信仰和担当。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危害更为广泛,也更为隐秘。

写官场并不好写,因为它太敏感,也太复杂。然而,卢立明写了,而且写得相当深刻。他没有写高层,而是聚焦县乡两级干部,他们更具直接性和现实意义。因为,他们要和老百姓打交道,他们的形象也更容易成为百姓眼中的干部形象。他们可能不是大老虎,没有大老虎对国家的危害。但是,因为他们的基础性和广泛性,他们的责任绝不会因为地位而无关紧要。作家的深刻性也在于此,他采用以小见大的手法,道出了官场上的怪圈——圈子利益高于民众利益,而这种危害又往往被惊天动地的大案要案所遮蔽。所以,我们必须认真反思、严肃对待,因为,它是腐败的温床,是腐败的保护网。用一个故事告诉人们这一点,这是卢立明深刻的思考,也是他作为一个作家的良知与担当。

2016/12/23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