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辛泊平的博客

读书 写字 看电影

 
 
 

日志

 
 
关于我

70年代生人,诗人,评论家,著有诗歌评论集《读一首诗,让时光安静》(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与诗相遇》(燕山大学出版社),随笔集《怎样看一部电影》(黑龙江教育出版社)等,曾获河北省文艺评论奖、中国年度诗歌评论奖等。 邮箱:bupingxin@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开花的地方》:一首带电的小诗  

2016-05-04 16:31:56|  分类: 诗歌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首带电的小诗

——读韩文戈《开花的地方》

辛泊平

 

我要说,韩文戈的《开花的地方》是首带电的小诗。几行文字,静静地站在一起,却产生了一股奇特的电流。你遇见它,眼睛,神经,心灵,都会有一种奇妙的化学反应:闪亮,酥麻,震撼。这是诗歌的魅力,更是一种前世的缘分。因为,纯粹的文字,有了超越文字的飞翔,有了翻转时间的力量。

“我坐在一万年前开花的地方/今天,那里又开了一朵花。”多么棒的开始,时空没有转换,但诗人已在瞬间完成了时空的穿越,一万年的花,如今再次开放,只是,这花已不再是尘世的花,它开出了轮回,它的花蕊中藏着禅意。

 “一万年前跑过去的松鼠,已化成了石头”,在这里,松鼠和石头都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诗歌意象,它是一种印证。它让我们看到沧桑,看到死亡,看到亘古不变的生命法则。然而,无生有,有生无,不信,你瞧,那石头也像松鼠一样等待落下的松子。无情的时间,在诗人眼里,以自然的方式呈现出多情。于是,山间的草木,翻卷的风,也便有了灵魂,它们“停息在峰巅的云朵”,以流动的姿态,书写时间的不朽和生命的传奇。

万物如此,诗人也如是。在天人合一、物我两忘的境界里,诗人终于看清尘世的本来面目。它的狰狞,它的虚妄,都不过是一种表象;那让人世不堪的生存困境,那在尘世磨出的伤口,那沉重的日子,那伤害,那疼痛,那屈辱,在自然的世界里,也不过就是落在身上的尘土,你轻轻地抖动,它们便“缓慢落下”,就像一万年之前一样。放下我执,于是,生命纯净如初,灵魂轻盈如初。

但诗人并未因此而坠入虚无,他依然在人间。他看见“尘土托举着人世一万年托举着那朵尘世的花”。此时,世事纷纭与人生的苦痛都已化为脚下的尘土,受过洗礼的诗人,他的眼里满是慈悲。阳光照好人也照坏人,尘土埋是非恩怨,也生粮食与万物。这就是时间,这就是轮回。

在我的印象中,这首小诗,应该是韩文戈文字中的“异类”,它没有韩式诗歌标签里的质朴、多汁与“肉感”,而是多了些空灵和禅意,文字干净而透亮,节奏紧凑而自然,一如月光下的流水,叮咚有声,意味深远。2016-5-4

 

附:

开花的地方

韩文戈

 

我坐在一万年前开花的地方

今天,那里又开了一朵花。

一万年前跑过去的松鼠,已化成了石头

安静地等待松子落下。

我的周围,满山摇晃的黄栌树,山间翻卷的风

停息在峰巅的云朵

我抖动着身上的尘土,它们缓慢落下

一万年也是这样,缓慢落下

尘土托举着人世

一万年托举着那朵尘世的花。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