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辛泊平的博客

读书 写字 看电影

 
 
 

日志

 
 
关于我

70年代生人,诗人,评论家,著有诗歌评论集《读一首诗,让时光安静》(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与诗相遇》(燕山大学出版社),随笔集《怎样看一部电影》(黑龙江教育出版社)等,曾获河北省文艺评论奖、中国年度诗歌评论奖等。 邮箱:bupingxin@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诗人的敬畏之心  

2016-05-25 15:21:46|  分类: 文学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人的敬畏之心

辛泊平

 

几乎所有的艺术都标举先锋,诗歌也不例外。然而,当我们从胡适开始读起,读过徐志摩、戴望舒,读过郭沫若、艾青,穆旦和冯至,读过十七年的郭小川、贺敬之,一直到朦胧诗的北岛、顾城、芒克、多多,读过后来的于坚、海子、王家新、西川、伊沙、沈浩波等诗人,却发现,所谓的先锋,其实总是那样面容模糊,身份不明的.。

尤其是当下,几乎所有的诗人都认为自己代表了先锋,在他们的观念中,先锋就是与传统决裂,先锋就是反叛,就是乖张,就是粉碎既定的价值和观念。革命的姿态,无知者无畏的凛然。然而,当我们静下心来反观那些具有坐标意义的作品,却发现,先锋不先锋已经没有那么重要,真正的大作品,自有它穿透时间的力量,自有它傲视技巧的理由。那些作品背后其实是生命的高度,是悲悯的情怀,是承担的勇气,是谦卑的敬畏之心。

敬畏自然。我们曾经虔诚地相信“人定胜天”,相信“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于是,我们狂妄自大,最终却发现,在自然面前,人依然是那样渺小,我们不过是一根根脆弱的芦苇,对于自然,我们远没有认识完整,还有那么多未知和随时出现的危险。所以,诗人应该谦恭,即使不能低于泥土,至少也要与大地平行。

敬畏生命。现在有一种腔调,那就是游戏生命,表现在写作上,便是我们对生命缺少敬畏之感,比如对待男女之情,比如对待兄弟之谊,我们缺乏应有的敬意,而是随意、调侃,甚至是炫私,油滑,轻浮。似乎一切都刻意炫耀,都可以消解。全然不知,生命中依然有许多悖论和秘密值得我们去追问,比如那个永恒的西西弗斯的两难,比如那个古老的哈姆雷特的叩问,都决定了我们不能如此轻率。

敬畏写作 。在这个混淆信息、知识和智慧的年代,我们的判断很容易在泥沙俱下的信息里迷失。一个常识,并非会写字便是作家,并非会分行就是诗人,所有的写作都有其内部的规则和高度。当然,诗歌的难度绝非一般意义上的节奏、结构和修辞等外部技巧,诗歌的终极高度,便是一个诗人的厚度,思想的疆域,以及悲悯的指数。说到底,一个没有思想的诗人即便是写了最多的灵光一闪,那也只是暂时的光芒,没有扎实的生命和悲悯的情怀,注定走不了多远。

相对于技术上的圆润,我更喜欢那种饱含生命胆汁的残缺。

相对于不痛不痒的优雅,我更喜欢那种及物的粗粝。

相对于那种轻飘的灵光一闪,我更喜欢那种略带喘息的浊重。

相对于与那种千篇一律的火花,我更喜欢那种破釜沉舟的最后一搏。

眼界要大,切口要小;胸怀要大,入眼要小;关怀要大,关注要小。因为,无论是何等的胸襟和抱负,最终还是一个个物象和一个个词语来承担。

并非写下诸如祖国、人民、广场之类的大词,诗歌的境界就高,那些颂歌和矫揉造作和虚张声势,我们已经领略过。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