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辛泊平的博客

读书 写字 看电影

 
 
 

日志

 
 
关于我

70年代生人,诗人,评论家,著有诗歌评论集《读一首诗,让时光安静》(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与诗相遇》(燕山大学出版社),随笔集《怎样看一部电影》(黑龙江教育出版社)等,曾获河北省文艺评论奖、中国年度诗歌评论奖等。 邮箱:bupingxin@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无需辩护的羞耻  

2016-04-18 17:41:37|  分类: 诗歌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需辩护的羞耻

——读茂盛《无题》

辛泊平

 

 

我喜欢茂盛的诗歌,喜欢他的沉稳和深邃,喜欢他关注万物与擦拭内心的凝神与细腻。他的语言有古代器皿的质地,散发着瓷器的光泽,古雅而不陈腐,温润而不油腻。他的节奏是舒缓的,但并不滞涩,而是错落有致,收放自如;他的结构是匀称的,但没有匠气,而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然而,阅读茂盛却不是件轻松的事,对我来说,他的语言是舒服的,结构是舒服的,节奏也是舒服的,但诗歌表达的主题与精神向度,理解起来却没有那么舒服。他的诗不晦涩,但不容易读懂、读透。因为,他的诗歌是发散的,而这种发散也不是向外扩散,而是向内延伸。比如这首《无题》。

“无题”诗不好写,更不好解读。在古典诗歌的语境下,“无题”一出现,便会有诸多的解读公案,说不清道不明。但这并不影响“好事者”对它的沉迷于追逐。它犹如一座迷宫,吸引你,一步步摸索那最后的出口。当然,对于读者而言,阅读与感受是一回事,真正理解是另一回事,这两种状态并不冲突。正如小时候读诗,迷恋的是那种抑扬顿挫的声调,喜欢的是那种平平仄仄的节奏,意义倒还在其次。有了这种心理准备,读茂盛这首《无题》,便有了充分的理由。我读,但不负责与诗人对话的契合程度与精神同步,我只负责梳理这些分行文字在我内心引起的波动,以及我顺着这些文字能够抵达的精神疆域。

“晚来香”,“ 晚来的秋日”,“ 晚来的灰尘” 与“晚来的隐喻”,在诗人笔下,这些晚来的事物从具体到抽象,从形象到意义,这个过程似乎没有一点刻意,而是那样的顺理成章。因为,诗人抓住了这些物象与词语相通的地方,那就是,“晚来的”不仅可以更加从容,更加完整,更加细致,也有可能更加苦涩,更加暧昧,更加残缺。这是一种具有戏剧性的命运,是一种带有悲意的人生况味。晚来的花香和晚来的秋日,可能会给人意想不到的惊喜,而晚到的人和晚到的词语,则有可能就是一种尴尬与无所适从。

诗人写“晚来香” 和“ 晚来的秋日”,写出了晚来事物的美好,它们可以“不像一件件晚礼服在化装舞会上出现了纰漏”,它们可以让“晚来的狐狸夜里看见了滴水的月亮”,这是对对时光匆匆的一种补偿,是对自然明暗的一种平衡。唯有此,清风明月才有了让人留恋,落花流水才让人惆怅。对于人生人言,晚来的欢喜与怅然一样,“那些物体灰蒙蒙的外观,留下了尘世最苦涩的部分”,晚来的灰尘蒙上旧日的灰尘,它并没有改变灰尘的暗淡,只是让灰尘之下的时光更加暗淡。面对这样的重叠,诗人的内心也似乎落满灰尘,从而感受到尘世的重量与人生的局促,于是,苦涩弥漫心间。我们可以想见,此时的诗人多么渴望借助一个词语擦亮当下。然而,在打量与选择词语的同时,词语虽然出现,但词语的隐喻之意并未与心境并行,而是慢了一拍,而这一慢,不仅“把先前的词语压得无法翻转”,更让原本精确的隐喻也变成了多余的存在,一如李商隐的“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的那种迷失与怅然。

仿佛置身于无边的旷野,错过的已然错过,失去的已然失去,只剩下犹如“雪中的黑豆”一样的晚死的麻雀,和灰尘一样的苦涩。诗人发现:“总有些东西会来得要晚,比我们说出的要晚”, “苦涩是早晚的事,不多也不少”, “锃亮的面孔是后来的”。万物如此,人生如此,我们的心境又何尝不如是。在得失之间,寻找一种平衡,是生命最大的命题。诗人洞悉了这个被时间掩埋的秘密,他看到了时光的明暗交错,看到了人生的无端错位,也看到了生命中相互打开又互相抵消的完整与残缺。所以,当诗人喃喃地说出“晚年的羞耻,沉默的老人已经来不及为它们辩护”时,那不是最后的绝望,而是最终的释然。晚到的是宿命,晚年的羞耻是宿命的一部分,来不及辩护,是现实,不需要辩护也是现实。我是晚到的,在即将到来的时间里,那些先我之前到的,也是晚到的,所有的辩护都没有充分的理由。在时间的轨迹里,没有先锋,只有追随者。

读茂盛的阅读体验是双重的,一方面,我沉迷于他诗歌语言与节奏独特的味道;另一方面,又不时为不能准确体会诗人的意图而怅然。犹如进入一片词语的密林,一方面是诱人的鸟语花香,一方面又是无法预见的幽径,在所见与可能之间,我别无选择,只有顺着感觉走下去,时而情不自禁,时而茫然无措,时而又浑然忘我。2016-4-16

附:

无题

茂盛

 

晚来香比所有白天的花香来得要晚,要迟

它们可不像一件件晚礼服在化装舞会上出现了纰漏

 

窗外,黄杨树的枯叶永远比你想象的落得要晚

晚来的秋日才好,晚来的狐狸夜里看见了滴水的月亮

 

晚来的灰落在了先前的灰上,尘埃又厚了一些

那些物体灰蒙蒙的外观,留下了尘世最苦涩的部分

 

晚来的隐喻也很苦涩,把先前的词语压得无法翻转

很快,在豆荚爆裂之日,你会目睹到一场大雪封门

 

农舍出现在大风之下,飞越天空的鸟摔了下来

死得晚的麻雀也得死,缩成一小团,如雪中的黑豆

 

总有些东西会来得要晚,比我们说出的要晚

苦涩是早晚的事,不多也不少,它们像是灰尘

 

落在了该落的地方。锃亮的面孔是后来的

晚年的羞耻,沉默的老人已经来不及为它们辩护

——选自诗人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