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辛泊平的博客

读书 写字 看电影

 
 
 

日志

 
 
关于我

70年代生人,诗人,评论家,著有诗歌评论集《读一首诗,让时光安静》(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与诗相遇》(燕山大学出版社),随笔集《怎样看一部电影》(黑龙江教育出版社)等,曾获河北省文艺评论奖、中国年度诗歌评论奖等。 邮箱:bupingxin@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2016年诗选(36首)   

2016-12-30 17:07:16|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辛泊平21016年诗选(36首)

 

下午茶

 

属于印象,属于异国,属于书

一杯茶可以让一个下午静止

 

必须有无用的钢琴曲

必须有无用的诗朗诵

 

必须有一群不懂如何生存的男人

必须有几颗破碎的心

 

必须有被远方召唤的灵魂

必须有充满泪水的眼睛

 

必须有一个女人倾听所有的呓语

她既是母亲,又是情人

 

必须有窗外的喧嚣和孤独的死亡

必须有人悄然离去,从此再没有消息

 

必须有曲终人散,她仍然端坐在那里

成为暗淡的影子,雕塑的时光

2016-6-15

 

 

老电影

 

光影记忆,一万年不算太久

一个人可能就是永恒

 

从一个镜头里走出来

先人们依然年轻,我们却老了

 

需要重新学习说话,学习哭泣

需要用泪水洗净污浊的肉体

 

孩子们坚守着最后的堡垒

黑暗中,所有的秘密更加清晰

 

一个腐烂的世界并未结束

一个新生的世界并未打开

 

罪恶仍在继续,死亡仍在继续

弥漫春天的青草也在继续

 

生长,耻辱在沙漏里缓缓流过

每一天都有阳光照耀红尘

2016/12/1

 

 

老街道

 

只有古老的事物还能唤醒记忆

已被引爆的青春,青春的灰烬

 

一个人的街道是那样空旷

曲终人不散,午夜的影院鼾声四起

 

只有老人的泪水还能化为琥珀

凝固的时光,时光里坚硬的斑点

 

一间老屋早已无人居住

窗上蛛网交织,铁锁锈迹斑斑

 

只有街头的老树还在坚守秘密

子孙的背叛,先人破碎一地的心

 

我无法继续鄙薄老街上琐碎的人生

迈着父亲的步履,我正一点点老去

2016/12/2

 

 

不宜

 

不宜说话,不宜写诗

不宜一个人在黑夜里哭

 

天空高远,牧羊人死在路上

沉默的羊群从草原来

 

旷野失守,流浪者绝迹

沉默的羊群遇见悲伤的哑巴

 

不宜饮酒,不宜发呆

不宜把临终遗言刻在石头上

 

宫殿成土,哑巴开口

只有石头还是石头

2016-12-12

 

 

不宜

 

不宜读史,不宜仗剑

不宜在日落时登高望远

 

忠臣死于狱中,英雄死于剑下

孩子死在逃难的路上

 

不宜悲伤,不宜愤怒

不宜学古人夜听鬼哭

 

旧战场黄花怒放

新舞台高歌艳阳天

2016/12/19

 

 

冬至

 

不宜出门,不宜会友

不宜猜测雾霾的尽头

 

“阴极之至,阳气始生”

古人的身体有细致的温度

 

不宜怜悯,不宜骂娘

不宜把自己说成无辜者

 

活着就是胜利,我们戴上口罩

相互提防,彼此伤害

 

不宜夸张,不宜隐喻

不宜在修辞里谈论人生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平安

一夜也将这样过去,无事

2016/12/21夜   23日改

 

 

中年之诗

 

趋于小,趋于碎

趋于悲伤的无端

 

趋于一场酒的忘我

酒醒后的意冷心灰

 

趋于把一个故事拆开

沉溺于可有可无的细节

 

趋于把记忆藏于黑夜

趋于读越来越少的文字

 

趋于自我,趋于偏执

趋于从时间中逃离出来

2016-1-5

 

 

辩护人

 

生命低于尘埃,正如四季的植物

在尘埃中黄,在尘埃中绿

无需证明的存在

填满黑洞一样的时间

 

你瞧,那个神秘的人还在路上

那个曾和你父亲同行的人

依然有着光洁的面容

依然沉默如铁

 

他已错过了最后的旅店

黑夜之中,我看见他冷峻的眼睛

看见眼睛深处的恐惧与屈辱

熄灭的火焰与飞扬的灰烬

 

我无法读懂残缺的族谱,被修改的卷宗

辩护人被逐出法庭

我只有追上那个见证者

与他同行,听他说话

2016-1-27夜

 

 

怀疑

 

当我张开嘴巴

我听到他人的声音

挤满我的喉咙

庄严的判词与隐秘的恐惧

无助的呻吟

我不敢错过任何一个

当怀疑成为瞬间的闪电

我无法判断

它们是来自别处

还是来自

我的肉体或骨头

2016-2-26

 

春日午后

 

一个无聊的下午就是半包香烟的长度

春日羞涩,我已找不到古老的日晷

 

记忆无法修补,爱情不再刻骨铭心

白色的灰烬从指间轻轻飘落

 

落寞的背影,发黄的胶片上藏着

一个中年男人跌跌撞撞的青春

 

白纸上的远方,词语里的故乡

迟缓,犹疑,四顾苍茫的前世今生

 

当黑暗来临,一切还在继续

肉身拒绝革命,灵魂皈依虚无

2016-3-2

 

 

我证

 

由来已久,在植物的荣枯里验证生命的哲学

在蚂蚁的忙碌中寻找生存的理由

 

季节深处,叶子的脉络渐渐清晰

泥土的是非趋于模糊

 

由来已久,在记忆里辨认自己的初心

删减芜杂的记忆,印证因果

 

只是,世事依然黑白难辨,人鬼未分

只是,丛林密布,不见菩提

2016-3-9

 

 

悲伤

 

春风浩荡,而草木迟迟未绿

北方的小城依旧灰头土脸

 

未完成的和已经到来的

生命与季节各执一端

 

一段怅然若失的日子

纸上的烟雨,早晚的凉意

 

黑夜如故,一代人面容模糊

史书冰冷似铁

2016-3-15

 

 

病中书

 

所有的故事都有一个开头

理由可有可无

一张纸,有无法丈量的地平线

 

从一个故事到另一个故事

交叉的路径,回望

却找不到最初的页码

 

一粒药便是一粒子弹

一滴水便是一条河流

河流干涸,子弹融化于肉体

 

在一场病里停下来

我试图完成一个拒绝阅读的故事

忽略因果,把所有的结局抹去

2016/3/9夜

 

 

黑暗深处

 

夜在继续,黑暗的核心是一只酒杯

沉静,端庄,冷冷的暖意

一只蝴蝶飞过来,接着又是一只

没有花朵,流水中是秋天的落叶

蝴蝶瞬间枯萎

一只鸟飞过来,落在湿漉漉的树枝上

一万枝气枪同时瞄准它

无法改变的路径和声音

我走向黑暗深处,端起那一只酒杯

2016-4-1

 

 

一个人的夜晚

 

打开夜晚,就像打开一本书

一页一页地打开

打开一段往事,一个悲伤的眼神

触摸悲伤背后的温暖

打开一条铁轨,一列火车

仔细辨认站台上匆匆而过的屈辱

打开一首老歌,街头歌者长长的影子

倾听生命的脆弱与孤独

打开故乡,泥土里的亲人和庄稼

慢慢咀嚼生死与五谷

打开自己,一块石头或一片落叶

打开黑暗的腐烂与虚无

2016-4-8

 

 

黑暗中的镜子

 

不止一次,我在黑暗中走向一面镜子

走向伏于黑暗深处的利刃

 

黑暗中,我从镜子里窥见连绵的坟墓

先人模糊的面容,泥土里卑微的生长

 

苍白的月光与妖艳的罂粟,漂浮的梦

一条没有没有出口的水泥管道

 

镜子切割黑暗,黑暗擦除镜子

无声无息的肉搏与神秘的门

 

我听见镜子的喘息,一如负重的牲口

一如阳光下美人的腐烂

 

还在继续,一面镜子打碎自己

打碎记忆,打碎一个人的前世与今生

2016-4-14

 

 

空瓶子

 

一只酒瓶扔在院子里,很多年了

每一次回老家都能看到它

 

墙根下,它和废铁、烂木头堆在一起

瓶身上落满灰尘

 

曾经的光洁端庄,满满的诱惑

还留在谁的记忆中?

 

如今,它静静地躺在角落里

一如被撕碎的青春,结痂的伤口

2016-4-15

 

 

小悲伤

 

一切都是小的

风吹杨柳,花落夕阳

天空上的风筝

广场上老人的背影

都是小的

燕子的巢很小

蚂蚁的梦很小

粮食的味道,死亡的气息

孩子迈出的第一步

一段爱情,一本书

都是小的

远方的战争

大人物的个子

书生的衣服

烈士的心

都是小的

黄粱梦,蝴蝶梦

被历史尘封的公案

擦亮眼睛的喜悦

撕碎记忆的悲伤

都是小的

2016-4-21

 

 

母亲节

 

这一天,应该写首诗

赞美母亲

年轻的母亲,苍老的母亲

贫穷的母亲和富有的母亲

记忆中的母亲

这一天是母亲的时间

一个词语的盛典

我苍老的母亲坐在家乡

她不识字,看不到我的赞美

我写下再多的文字

都比不上在她身边呆一会儿

我写下一首诗

不过是赞美自己

2016/5/8

 

 

说谎者

 

黑夜的秘密,也就是黑暗本身

没有人捂住你的嘴巴

只是人们选择了放弃语言

 

黑暗中擦着的火柴,又瞬间熄灭

一个人走过旷野

火焰是记忆中的盛典

 

遥远而又虚幻的往事,无名的墓碑

在词典里排成长队

后人的注脚,落笔便是谎言

2016-5-20

 

 

失眠者

 

在黑暗中回到过去

老房子,旧街道

老人们坐在墙根下晒太阳

 

少年们在树林里割草

总是有漫长的假期

宁静的田野

 

故事已经开始,课堂仍在继续

一篇文章还未学完

便有一个孩子被赶出教室

 

时光缓慢,我看见更多的失眠者

我看到迷路的羊群和静止的坟墓

我看到记忆的破碎,河流的悲伤

2016-5-20

 

 

夜色依旧

 

你瞧,夜色依旧

初夏的风吹过梧桐

鸟儿安静

 

你瞧,年轻的情侣

手挽着手走出电影院

仿佛我们从记忆中走出来

 

一如往昔,镜中的泪水

只为一个人流

只为一件事干

 

像所有的故事一样

因果只是对老人的安慰

结局并非源自开始

 

只是,夜色依旧

酒已倒满

一本书却还未读完

2016-5-25夜

 

 

男孩与水塔

 

男孩儿从水塔上爬下来的时候

天就黑了。一座废弃的水塔

上面住着被废黜的君王

 

远处有人呼喊,男孩儿的名字

飘过村庄。忽明忽暗的灯火

孩子在黑暗中擦去泪水

 

需要和父亲和解,需要食物

需要水。一个漫长的午后

水塔是另一个沉默的父亲

 

风吹老槐,虫鸣四野

星光之下,麦田犹如一条河流

男孩儿咬着牙走向黑暗

 

多年以后,男孩带回另一个男孩儿

在同样的时间走向同样的地点

水塔仍在,父亲于地下长眠

2016-5-27夜

 

 

一生

 

还是要说,一个孩子的童年

乡村的夜晚,星星,梦

 

还是要说,县城软软的柏油路

破旧的自行车,饭盒,书

 

还是要说,洗得发白的衬衫

空旷的图书馆,让人忧伤的爱情

 

还是要说,油腻的厨房

粘稠的人流,疲倦的清晨和黄昏

 

还是要说,亲人的疾病

无聊的电视剧,黑暗中的泪水

 

还是要说,记忆,死亡,悔恨

地上的蚂蚁,天空的流云,内心的沧桑

2016-5-31

 

 

六月的一张白纸

 

六月如海,墨绿的风吹起大地的灰尘

我试图拎起一把词语的斧头

劈开自己苟活至今的脑袋

 

一夜无事,有一杯啤酒,几页闲书

有无端的恐惧,做爱后的疲倦

 

早已过了流泪的年纪,但泪水仍在

它嵌入更深的河流

在古老的泥土里缓缓流动

 

肉身沉重,“死过以后就不会再死”*

无法完成的辩护姗姗而来

 

影子组成的方阵,碾过没有色彩的梦

暗淡的旗帜

掀起一个人渴望已久的风暴

 

只是一个镜头的长度,一些名字被提起

另一些名字很快又被忘记

 

而六月很快过去,让人疲倦的轮回

孩子们坐在燥热的课堂里

在一张白纸上,无聊地涂鸦

*语出陈超先生《我看见转世的桃花五种》

2016-6-4

 

黎明的哀歌

 

而他们仍在房间里密谈,窗外的街道

再一次除去错乱的影子

洒水车缓缓驶过

 

每一天都是新的,仿佛初生的婴儿

从来就没有长大

 

光影浮动,一个老人寂寞地死去

埋下尸骨的泥土

也长出养人的庄稼

 

而他们已经入眠,枕着黎明的光芒

把王朝的宫殿睡成时间的废墟

2016-6-5

 

 

每一条街道都有年轻的恋人走过

 

每一条街道都有老人走过

苍老的背影,避开奔跑的汽车

让黄昏更加暗淡

 

每一天都有人死去

记忆就像古老的油灯

光晕渐行渐远

 

一间老屋,几株老树

满院的荒草。只是再也没人

能打开那把锈迹斑斑的锁

 

每一条街道都有年轻的恋人走过

他们相拥着,走过一个个葬礼

用羞涩与忧伤

刷新所有的旧时光

2016-7-10

 

 

祭母帖

 

父亲走后

死亡就不再是禁忌

只是,没想到

在母亲身上

它来的那么轻

那么静

 

八月,是我的假期

随心所欲的日子

因为故乡

因为母亲

我不敢去呼吸远方的空气

 

印象模糊的车次

印象模糊的站台

印象模糊的乡间公路

印象模糊的玉米地

只有一点越来越清晰

母亲还是一个人坐在门口

 

8月1日

一个法定的纪念日

凌晨5时

我的母亲向沉重的人世

打响了她此生的第一枪

只是,这一枪

只击中了她的几个儿女

而世界完整如初

 

和父亲的丧事没有两样

我披上孝衣

在老人的指引下

破坟,磕头,答谢亲友

在唢呐声中

把母亲的骨灰

送到父亲的坟墓

 

人到中年

泪水变得少了

在家乡人的注视下

我冷静地完成了

一个孝子应该做的一切

没有人知道

从此,我的夜晚

将更加破碎

 

头七我离开家乡

三七我没有回去

我知道

母亲不会抱怨

她最后的面容

是那么端庄

那么慈祥

 

整个八月

我无法面对一张白纸

无法握住我的笔

随着母亲的离世

那些熟悉的词语

似乎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但我固执地相信

母亲

将在另一个修辞中再次醒来

 

八月将尽

秋风来临

叶子将开始慢慢变黄

我将喝下一杯酒

和故乡越来越远

 

是的,八月将尽

又一个轮回

我和母亲将以不同的方式对话

只是,必须不时回到那个时刻

八月一日

阴历六月二十九

那一天的黄历上记着

宜祭祀,宜祈福

宜斋醮,宜出行

2016/8/30

 

 

是否可以找到一个词语准确地说出自己

 

当黑暗来临,我得以辨认阳光下埋葬的东西

比如衰老,比如死亡

比如在身体内缓缓流淌的悲伤

 

郊外的野草已黄,虫儿匿迹

水鸟在黄昏的水边低飞

千里之外,母亲的新坟是否也沾染了秋色?

 

是否可以找到一个词语准确地说出自己

日常的功课,在书页中寻找记忆

在记忆中,把父母在世时的悲欢再重复一遍

 

梦还是那么生动,所有的亲人依然是肉体的样子

只是,每一个夜晚都不再完整

只是,每一次相遇都没有回声

2016年10月9日星期日

 

 

我依然等待那个男孩儿

 

我依然等待那个男孩儿

每一个不眠之夜

我都能听到他灼热的呼吸

 

从天空中的风筝我看到他

从河边的水鸟我看到他

看到一张羞涩的脸

一颗不安的心

 

读书时,我愿意慢下来

在一张空白页中寻找

他偷偷说出的话语

 

我等待他

用我的白发等待他

用我的皱纹等待他

等着他

不再口无遮拦

不再轻言死亡

 

埋葬了亲人和家乡后

我还在等待

等待他

能在一个空旷的午后发一会儿呆

为一片落叶驻足

为一只迷路的蚂蚁哭泣

 

我有足够的耐心等待他

等待他在泪光中洗净身上的灰尘

等待他能听懂世界的孤独

草木的沉默

等待他能深情地坐下来

陪苍老的我

在黄叶飘零的季节里慢慢喝酒

2016/10/18

 

 

一个无风的深秋下午

 

这样的日子并不多见

北方的深秋

时光静止在梧桐宽大的叶子上

鸟雀无声

 

我试图写一首长诗

由来已久的念头

截住吹起悲伤的风

让一段往事重新浮现

 

死亡从未止步

在季节深处

在通向故乡的公路上

总有唢呐吹乱一个人的旅程

 

爬山虎与火炬树点燃了记忆

顺着黄叶的纹理

我希望看到

一个故事的开始与终结

 

漫长的午后

漫长的阅读

而发呆是以后的事情

一页纸足以盛放一个人的一生

 

我坐在一间屋子里

打量镜中人

前半生已凌乱不堪

后半生亦沾染了秋色

 

还没有结束

黑暗依然在路上

和所有的死者一起

掀起隐蔽的风暴与无尽的轮回

2016/10/24

 

 

黑暗中

 

当黑暗再次铺开,我在一页书上驻足

散漫的阅读

并没有扰乱时间稳健的脚步

 

一如既往,我渴望在黑暗之初进入睡眠

逃避午夜的荒凉

让温暖的梦再长一些

 

凌乱的记忆无法修补

古老的族谱已经遗失

而死者依然活着

 

当黑暗再次散去,我还是会在疲倦中醒来

我相信黑暗已深入骨髓

已深入时间

2016-10-26

 

 

清洁工夫妇和他们的流浪狗

 

每一天,我都会看到他们

身穿橘黄色的工装,骑着蓝色的垃圾车

缓缓地从柔和的晨光中走出来

 

正如我在路上遇见的人们一样

我熟悉他们的面容,却从未走近他们

不知道他们的姓名

 

擦肩而过的瞬间,我只是侧身让一下

然后继续赶路

印象似乎永远都在身后

 

这一对老夫妇,我曾经见过他们争吵

在大街上,老妇人挥舞着扫帚

痛骂去广场跳舞的老头儿

 

记忆很淡,深秋时节

我发现老妇人常常笑眯眯地握着老头儿的手

他们的衣服和地上的黄叶一样干净

 

日子仍在继续,故事也在继续

我不知道他们从什么时候开始

把那些在垃圾堆里觅食的流浪狗领回了家

 

是的,我不知道他们住在哪里

不知道他们是否有儿女

我只是看到,那些流浪狗跟在他们后面

 

那些流浪狗,一个个膘肥毛亮

像孩子一样围着他们跳跃

而他们骑在垃圾车上,一如出猎的君王

2016-10-28

 

 

每一天都有子弹从枪膛射出

 

每一天,都有子弹从枪膛射出

最先倒下的是老人、女人和孩子

 

每一天都有人倒在枪口下

罪恶与无辜,可以以同样的方式消除

 

小时候,我有一把玩具手枪

我曾经偷偷地对着父亲、老师射击

 

那时候,我不知道死意味着什么

开枪只是表达被压迫的仇恨

 

死亡也是梦想的一种,被子弹射中

然后喊一声万岁倒在山花里

 

被射出的子弹犹如男人的精液

在历史的子宫里,完成光荣与阴谋的繁衍

2016年11月17日星期四

 

 

无字书

 

童年很短,梦也很短

一代人的故事很短

愤怒和悲伤都很短

 

黑夜很长,饥饿很长

历史的注脚很长

苦难与耻辱都很长

 

一本书太薄

一页纸太厚

史官们深谙厚黑学

 

一个人的呼吸太重

一群人没有呼吸

英雄末路,草民无良

 

还在继续,阳光挤压梦

黑暗埋葬白骨

书生夜读无字书

2016/11/22

 

 

想写一首给自己诗

 

我想写一首诗

用我的一生

写一首只给自己的诗

写出自己深藏的耻辱

罪恶的欲望

写出灵魂的虚无

肉体的膨胀

我想写

用我的无知写

写出词典之外的语义

写出神鬼合谋的地方

写出自己对自己的厌弃

写出自己对自己的迷茫

写出生命的偶然与卑微

大人物的怯懦与疯狂

写出蚂蚁的呼吸

草木的心脏

我想写

用凌乱的韵脚写

写出草民的冷漠

英雄的绝望

写出无端的泪水

虚拟的荣光

写出疼痛的诞生

无辜的死亡

写出被时代遗弃的饥饿

大地深处的荒凉

我想写

写一首带进坟墓的诗

不需要读者

也不需要回响

可这么多年

我没有写出一句

醉酒一样酣畅的句子

写一首诗真的那么难吗?

黑暗中我问自己

是否时代的毒中得太深

身体已被掏空

再也没有孕育反叛的种子

再也没有繁殖怀疑的土壤?

2016/11/24夜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108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