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辛泊平的博客

读书 写字 看电影

 
 
 

日志

 
 
关于我

70年代生人,诗人,评论家,著有诗歌评论集《读一首诗,让时光安静》(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与诗相遇》(燕山大学出版社),随笔集《怎样看一部电影》(黑龙江教育出版社)等,曾获河北省文艺评论奖、中国年度诗歌评论奖等。 邮箱:bupingxin@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清洁工夫妇和他们的流浪狗  

2016-11-24 19:13:57|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洁工夫妇和他们的流浪狗

 

每一天,我都会看到他们

身穿橘黄色的工装,骑着蓝色的垃圾车

缓缓地从柔和的晨光中走出来

 

正如我在路上遇见的人们一样

我熟悉他们的面容,却从未走近他们

不知道他们的姓名

 

擦肩而过的瞬间,我只是侧身让一下

然后继续赶路

印象似乎永远都在身后

 

这一对老夫妇,我曾经见过他们争吵

在大街上,老妇人挥舞着扫帚

痛骂去广场跳舞的老头儿

 

记忆很淡,深秋时节

我发现老妇人常常笑眯眯地握着老头儿的手

他们的衣服和地上的黄叶一样干净

 

日子仍在继续,故事也在继续

我不知道他们从什么时候开始

把那些在垃圾堆里觅食的流浪狗领回了家

 

是的,我不知道他们住在哪里

不知道他们是否有儿女

我只是看到,那些流浪狗跟在他们后面

 

那些流浪狗,一个个膘肥毛亮

像孩子一样围着他们跳跃

而他们骑在垃圾车上,一如出猎的君王

2016-10-28

 

杀猪人

 

需要回到三十年前的乡下

才能在腊月里遇见他们

看见他们油光锃亮的围裙

看见又细又长的刀

看见血污的木头架子

看见一大早就被捆起来的猪

看见孩子们在晨光中追赶着

听一声弱过一声的猪嚎

需要回到饥饿,才能理解

破膛摘心的场面

会让孩子们那样兴奋

需要通过回忆

才可以再次看到

杀猪人握着冰凉的刀子

守着荒凉的乡村

温暖孩子们紧张的梦

2016/11/1

 

立冬日

 

立冬日,一如往昔

上班,下班,接孩子

缺少变化的日子

疲倦而又温暖

 

中午,接姐姐的电话

说他们刚刚上坟回来

母亲一百天忌日

他们要包饺子

为一个节气

也为自己

 

离家多年

在没有月份牌的城市里

我已习惯按阳历计算时间

粘稠的油烟

让我忘记了

母亲与节气的关系

我只能安慰自己

遗忘和羞愧

只是一个人的事情

 

晚上修暖气

水管破裂

厨房漫水

儿子兴奋地跑来跑去

他不知道

暖气的阀门关上后

冷气会钻进他的被窝

午夜的剧情

破碎而又凌乱

 

其实三者并无因果

母亲与节气

我的愧疚与水管破裂

不过是偶然的交集

可我更愿意相信

万物的感应

阴阳两界的奇迹

季节深处

母亲还有不舍

母亲拒绝遗忘

2016/11/8夜

 

每一天都有子弹从枪膛射出

 

每一天,都有子弹从枪膛射出

最先倒下的是老人、女人和孩子

 

每一天都有人倒在枪口下

罪恶与无辜,可以以同样的方式消除

 

小时候,我有一把玩具手枪

我曾经偷偷地对着父亲、老师射击

 

那时候,我不知道死意味着什么

开枪只是表达被压迫的仇恨

 

死亡也是梦想的一种,被子弹射中

然后喊一声万岁倒在山花里

 

被射出的子弹犹如男人的精液

在历史的子宫里,完成光荣与阴谋的繁衍

2016年11月17日星期四

 

记梦

 

昨夜,我梦见了山一样的大象

沉默而悲伤的大象

梦见大象被猪戏耍

 

我梦见,我不同时期的朋友们

在同一个地方出现

他们有各自的面容

他们之间没有交谈

 

我梦见一个长长的椅子

在陡峭的山崖上

我和朋友们从山上下来

我们在梯子上铺上了地毯

 

我梦见,我们远远地看到大象

看到它无力地被猪拖行

像看到我们自己被拖向梦的边缘

2016/11/18

 

贾敬龙:十一月的关键词

 

一颗子弹,让一个生命成为词语

一个尴尬的词语

一个灼热而又冰冷的词语

丙申年,己亥月

贾敬龙死于刑场

只是,他死之前早已投胎

在卑微而又辽阔的子宫里

2016/11/19凌晨1时

 

说话

 

你瞧,说话是一种危险

你必须学会课堂之外的语法

让词典上的词语重新排列

 

真话,假话,大话,疯话

都能找到足够的理由

都可能是用心在说

 

泪水和愤怒不会改变什么

管好自己的嘴巴

让生理战胜伦理

 

所有的话语都会成为证据

只是,那些可以证明你的

永远密封在神秘的档案里

2016/11/21

 

小悲伤

 

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下得有点潦草

撒了盐的街道很快泥泞不堪

整整一天人们都在谈论雪

而记忆早已腐烂

 

各单位组织扫门前雪

像出游一样围着领导和相机

雪没有铺满大地

残雪却照见了人心

 

孩子们依然堆出去年的雪人

堆出爷爷奶奶都已厌倦的想象

表演的天真和夸张的兴奋

和他们的作业一样潦草

 

柳树的叶子还有绿色

梧桐的叶子都已变黄

雪落在上面

这还是早晨残留的惊喜

 

天黑之前,人们赶着回家

吃火锅,喝白酒,说说天气

睡觉前定好闹钟

一场雪就这样草草收场

2016年11月22日星期二

 

无字书

 

童年很短,梦也很短

一代人的故事很短

愤怒和悲伤都很短

 

黑夜很长,饥饿很长

历史的注脚很长

苦难与耻辱都很长

 

一本书太薄

一页纸太厚

史官们深谙厚黑学

 

一个人的呼吸太重

一群人没有呼吸

英雄末路,草民无良

 

还在继续,中午挤压梦

黑暗埋葬白骨

书生夜读无字书

2016/11/22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