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辛泊平的博客

读书 写字 看电影

 
 
 

日志

 
 
关于我

70年代生人,诗人,评论家,著有诗歌评论集《读一首诗,让时光安静》(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与诗相遇》(燕山大学出版社),随笔集《怎样看一部电影》(黑龙江教育出版社)等,曾获河北省文艺评论奖、中国年度诗歌评论奖等。 邮箱:bupingxin@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剥洋葱》:底层人的悲伤与隐忍  

2015-09-10 08:05:05|  分类: 诗歌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常的诗意

——读唐小米《剥洋葱》

辛泊平

 

我一直认为,在诗歌写作中,那种从日常事物中打捞出诗意的诗歌比那种凌空高蹈的诗歌更能入心。因为,它成功地避免了那种赞颂者和代言人的盲从和愤怒,让诗歌有了个体生命的呼吸和体温。可以这样说,这样的诗歌是现场的,是及物的。它有情感诉求,但不是意识形态的,更不是某种观念的,它拒绝那种空对空的意义阐释,而是用具体的生活场景和具体的生命状态,传递诗人对世界的认知和生存经验。比如唐小米的这首《剥洋葱》。

剥洋葱,是一个惯常的生活现象。对于当事人而言,它像摘芹菜和剥花生一样,不是风花雪月,没有儿女情长,它只是生理上的体能感受,是一种消费行为,和我们期待和预想的诗意几乎扯不上边。然而,唐小米却透过这个普通的行为,发现了隐藏在琐碎事件中底层人的命运以及他们对命运的隐忍。

你瞧,姑姑在剥洋葱,她在流泪。她流泪不是因为她对命运的感叹,一个乡间农妇,她没有这种自觉的人文关怀,这只是她习惯的日常操劳,是她生命的一部分。对此,她只有承受,没有抱怨。然而,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姑姑的一生,却发现,姑姑的一生和那“因为开不出花委屈了一辈子”的洋葱何其相似。这不同于那种天马行空的联想,而是实实在在的现实关照。诗人从那一片片剥开的洋葱里,看到了时间皱纹里隐藏的悲伤。“旅居地,迁徙地,暂居地,”遥远的籍贯,这是洋葱的历史,更是姑姑的人生。一路走来,生命没有最终的归宿,有的只是一路颠簸,和一路失去:“死掉的丈夫,打工的儿子”,“ 走失的狗”和“摔碎的鱼缸”。在路上,像剥洋葱一样,没有峰回路转,没有柳暗花明,只是一次比一次更加辛辣的气味,只是一次比一次更加彻底的凋零。直到最后那辛辣的芯,直到最后生命的坟。

还在继续,当洋葱被剥成碎片的时候,它会被丢进滚烫的油锅,以另一种形态呈现在餐桌上,洋葱彻底失去了自己。而剥洋葱的姑姑,也和她的洋葱一样,想从坟墓里挖出自己的今生,挖出生命最初的样子。一种语义上的互文,让剥洋葱的姑姑和她的工作成为一种批判的符号。在这种修辞中,底层人和洋葱一起,完成了生命最终的悲伤注解。

诗歌写到这里,已经完成了对生命的深层理解和关照。因为,作为底层人的姑姑的形象已经构成了一种意义。她让我们思考人生,感受那悲伤的诗意。但是,唐小米没有就此打住,而是让她的目光和笔触继续荡开去,借助想象,让姑姑的生命状态成为一面镜子,照出千千万万如姑姑一样孤苦而沉默的人生。像电影里的长镜头一样,它让那些无名的悲伤者的面容一个个慢慢出现在镜头,没有旁白,没有音乐,就是那一张张被岁月与生存摧残的脸,他们没有抱怨,没有控诉,有的只是类似圣徒般隐忍的泪水。而这种隐忍,和他们承受的沉重与伤害构成巨大的反差,让这首朴素的小诗拥有了深刻的内涵和震撼人心的张力。2015-9-9

 

附:

剥洋葱

唐小米

 

姑姑在剥洋葱

洋葱让姑姑流泪

洋葱因为开不出花委屈了一辈子

 

剥去旅居地、迁徙地、暂住地

姑姑要剥出洋葱的籍贯

剥去死掉的丈夫、打工的儿子

走失的狗

摔碎的鱼缸

姑姑要剥出洋葱的命运

 

一层一层,不停地

姑姑,像在掘开自己的坟

像要越来越快地

挖出自己

 

在这个村子里,这个午饭时辰

有多少人在剥洋葱?

有多少人像姑姑一样

不停地

流着泪

——选自2015年9月号《诗选刊》

  评论这张
 
阅读(93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