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辛泊平的博客

读书 写字 看电影

 
 
 

日志

 
 
关于我

70年代生人,诗人,评论家,著有诗歌评论集《读一首诗,让时光安静》(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与诗相遇》(燕山大学出版社),随笔集《怎样看一部电影》(黑龙江教育出版社)等,曾获河北省文艺评论奖、中国年度诗歌评论奖等。 邮箱:bupingxin@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2014年诗选(49首)  

2014-12-31 14:52:04|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年诗选(49首) 

 

新年记事

 

昨夜饮酒,狂欢未尽

回家,和朋友下棋

未落一子,输赢已定

人生的趋势

于慢中讨得自在

于静中落得清闲

酒精的速度

不适合中年的肉体

元月元日

补一年来不足的睡意

然后翻书,发呆

一杯茶

泡完浮生一日

2014-1-1夜

 

这些年

 

我还是坐在那间屋子里

擦拭落满灰尘的桌子

整理书报,看窗外风吹梧桐

 

相同的时间,我骑上自行车

去同一个菜市场

买差不多相同的菜

 

这些年,喝一个牌子的茶叶

喜欢面食,不养生不锻炼

体重不增不减

 

随意读书,随意涂鸦

书越读越厚,字越写越少

理想成为往事,悲伤一如当初

 

这些年,去了一些地方

然后回来,照了一些照片

却没有冲洗出来

 

开始惧怕旅途,重新思考死亡

在孩子每天变换的问题里

瞪大浑浊的眼睛

 

这些年,不再随意说话

在草木的荣枯里辨认季节

在酒精的漩涡里望远发呆

2014-2-25

 

春日,看小儿习字

 

小儿习字,于我阅读之时

笔画歪斜,但虔敬有加

 

春雨之后,草木开始萌动

记忆的天空里飞满风筝

 

如今,我借助文字慢下脚步

在旋转的城市里寻找季节

 

生旦净末,原非舞台的游戏

阳光下的大地藏污纳垢

 

孩子的眼睛,黑白分明

却不识文字里有太多的谎言

 

再次回头,成大后的孩子

在词语的城堡里迷失自己

 

两种姿态,中年的纸张

已经染上了秋色,寥落如雨

2014-3-1

 

一只鸡蛋的故事

 

还能说些什么,一只鸡蛋的故事

蛋壳破碎,蛋清蛋黄迸溅一地

石头坚硬如初

 

看见月亮,须是失眠之夜

踩着冰凉的马路,昏暗的路灯下

记忆在树影里破碎不堪

 

初春之夜,风掀起尘沙

一个醉酒的男人在街头哭泣

月晕迷离

 

黎明将至,早点铺子飘出香味

黑暗的核心,一双眼睛布满血丝

一把刀子磨得雪亮

2014-3-20

 

流泪只是瞬间的事情

 

蓦然流泪,只是瞬间的事情

这些年,脸上的肌肉越来越僵

 

饱食终日,却见过太多的屈辱

许多时候,愤怒比泪水来得直接

 

早已习惯退一步的理由

书页深处,掩埋着青春的火焰

 

比如想起父亲卑微暗淡的一生

比如想起母亲枯木一样的呆坐

 

比如在嘈杂而又冷漠的人群中

看到孩子黑白分明的眼睛

 

针刺一样的疼,无力的叹息

黑暗之中,心灵的大山轰然倒塌

 

还比如,看到菜市场里一张张菜色的脸

拾荒者与流浪狗的战争,乞讨者的狡黠

 

比如,看到一只蚂蚁在大地上爬来爬去

人到之处,一只只麻雀仓皇逃离

2014-3-28夜

 

溃败

 

还是要退,退到山的背后

看山根下幽暗的青苔与卑微的蝼蚁

退到河流的背后,看失败者

坠入河底的断剑,和累累白骨

退到城市的背后,看缓缓流淌的污水

直冲云霞的浓烟,雾霭弥漫

退到乡村背后,看堆积如山的垃圾

塑料袋,烟花屑,发霉的食物,生锈的农具

掩埋被遗弃荒野的屈辱与呻吟

退到人群的背后,看生人佝偻的背影

看游荡的鬼魂,重新思考六道轮回

时代的动车呼啸而过

我害怕没有方向的速度

我害怕颠倒黑白的谎言

人鬼难辨,审判延迟,我不敢做烈士

依然害怕无处不在的监狱与绳索

我只有在黑暗中,紧紧搂着自己的影子

睁大眼睛,看人来人往,岁月如刀

2014/4/3夜

 

谎言

 

无论如何,我从来没有离开谎言

从诞生到成人,谎言于我,犹如粮食

犹如空气。我从父母那里取得真经

或者是更远的先人:话说半分

一半还要加上糖,有毒的部分

留给自己。我把谎言加入理想

沉溺于青春的远方,把谎言加入爱情

在虚拟的城市里生儿育女,天荒地老

我把谎言加入血缘,父爱母慈

加入友情,四海之内皆兄弟

一路行来,我紧紧抓住谎言的衣襟

饥饿时,谎言填饱肚子

在寒夜,谎言给我温暖

屈辱时,谎言让英雄挥剑斩魔

愤怒中,谎言让我看到逍遥游

就这样,我一点点搭建谎言的宫殿

在里面悠然自得,醉生梦死

最终被谎言掩埋,不留痕迹

2014-4-8子夜

 

恐惧

 

恐惧如影随形,狰狞的面孔

从一条铁路上浮起来

从宁静的乡野冒出来

从学校,从工厂,从医院,从商场

从酒店,从政府大楼,从公安法院

从每一个小区、每一条街道冒出来

恐惧的梦,不分白天和黑夜

我看到政客的眼里,商人的眼里

暴徒的眼里,盗贼的眼里

甚至少年的眼里

爱人的眼里,母亲的眼里

都布满血丝,满含狡黠与敌意

屠夫的刀子,黑帮的刀子

草民的刀子,岁月的刀子

人人手里都有一把刀子

日夜磨洗,刀刀见血

2014-4-10

 

 

那些花瓣落下来,落在尘土里

落在马路边,落在湖面上

那些花瓣

金黄,粉红,或者洁白

片片飘零

那些花瓣落下来

惊艳留给季节

香味散在风中

那些花瓣,一片片落下来

一片片,覆盖

破碎的记忆

2014-4-16夜

 

四月笔记

 

四月的花事,最终成为记忆

花瓣委于尘土,花蕊趋于枯干

绿色之外,仍是大片的绿色

 

孩子们从田野归来,说蜜蜂

说鸟雀,说天上的风筝

然后沉默,天便暗了下来

 

每一块泥土下,都有偷生的蝼蚁

蜂蝶飞舞,游丝闪亮

少年们在墓地里私定终身

 

躲在黑暗中,细数遭遇的凋零

那些被遗忘的粉红或洁白

灵肉的归宿,比远方更为遥远

2014-4-30

 

草民王朝

 

花儿落尽,时光便慢了下来

暮春之风油腻,阳光慵懒

少年们去河边垂钓

老人喝茶、玩核桃,晚清气象

但民国很快到来

携风雨雷电,大刀长矛

打开沉睡的爱情,带血的理想

易色的旗帜,滚滚而过

一个俗人的午后显得寥落

在新纸上写下旧思

老城下,柳絮漫卷,风筝高飞

家国离得很远

多年以后,新贵遗民聚首

仍旧是江山无限,岁月静好

2014-4-30

 

从一条河流里读出了缓慢

 

流水汤汤,日夜不息

 

春日野花烂漫,秋日荒草遍地

一条木船横在渡口

船身斑驳不堪

渔人与樵夫的约定

只是酒肆里沉醉的传说

 

从故乡的河流开始

我见过长江,到过黄河

一样的东流

一样的漫无边际

 

我驻足,发呆,无端的悲伤

但未做停留

故乡已远,远方还在远方

在流水的映照下

我一次次嘲笑自己选择

 

乘着火车旅行,或者在云端俯视

城市,乡村,荒凉的耕地

遍体鳞伤的山脉

疯狂的人群与蚁群

 

我的眼睛早已经适应了黑暗

适应了翻卷冲天的白烟

适应了没有泪水的死亡

冷漠或滑稽的婚庆与葬礼

 

先人的锄头已经生锈

舞台上的出将入相

千年的骨肉相残,悲欢离合

 

河水是否能洗净红尘

古老的疑问

依然会不时搅乱当下的心境

而河流继续向东

正如我前世的落草,今生的迷茫

 

只管行路吧

从一日三餐里我看到了肉体的沉重

从一条河流里我读出了时间的缓慢

2014-5-6

 

我所做的,我所有的……

 

是的,我有过幸福的童年

在母亲的怀里数过星星

 

姐姐拉着我的小手走遍了整个村子

知道了哪一条街道有可怕的疯子

哪一条街道有卖糖果的商店

 

然后上学,喜欢一个大眼睛的女孩儿

在河边捞鱼,在草丛里捡蘑菇

考双百分,得到老师的表扬

受邻居们的羡慕

 

少年的忧伤

在每一个学校都有不同的颜色

在每一个晨昏都有不同的味道

 

上大学,在城市的镜子里

开始刮去青涩的胡子,擦去鞋上的泥土

开始玩扑克、赌饭票

逃课,看通宵电影

开始去图书馆,谈理想,也谈恋爱

 

一切都匆匆而过

在青春的尾巴上尝到离别的苦涩

 

然后上班,结婚,生子

一个又一个的证件和证书

粮食和荣誉

责任与繁衍

 

一个又一个相同的日子

结实而又琐碎

 

转眼多年过去

青春成为记忆

经历生死

刻骨铭心的发现——

母亲的白发转移到我的双鬓

 

这么多年,我都做了些什么?

黑暗中必修的功课

我一遍遍问自己

 

父亲躺在地下经营来世

儿子只关心他的玩具

不考虑未来

我站在荒凉的中间地带

茫然无措

 

挣扎,屈辱,浅薄的虚荣

雨中迷路,人世浮沉

大可一一略过

 

还是喝酒来得实在

和朋友,和官员,和商人,也和自己

在酒精的速度里,我的身份一变再变

大醉之后终于明白

我所做的和他们并无两样

我拥有的和他们毫无差别

 

只不过,前半程上坡意气风发

后半程下坡气喘吁吁

所见所闻,无非是

那些我曾经或心动或得到或厌倦的各色旗帜

已经被更年轻的人们

紧紧握在手中

2014-5-6

 

从历史中我读到太多的黑暗

 

多年以后,我学过的课本成为谎言

纸张藏污纳垢,潮流并不可靠

 

孩子的梦里,依然是刀剑和旗帜

是英雄绽放的鲜血,凋零的花朵

 

草民卑微,泥土里刨食

荒原里逃命,白骨遍野

 

再次打开史书,是考试之外的事情

荒诞与血腥,不仅仅出自帝王

 

一页纸的厚度,一个时代翻过

黑暗降临,我合上更为黑暗的纸张

2014-5-16

 

星星草

 

黑夜犹如大海,无边无际

多年前,乘船去大连

黑夜与大海的互文让我窒息

 

黑暗中,所有的地方都是审判的中心

比如酒店,比如歌厅,比如火车上

 

梦里的好时光,父亲健壮,母亲年轻

我一直是孩子的模样

 

雨天里迷路,黑暗从四方浮起

哭过以后,少年的脸上多了一点冷峻

 

城市没有完整的黑夜,被分割的肉体

隐秘的死亡,想起在风中摇曳的星星草

泥土温暖,记忆破碎

2014-5-17

 

文字(2)

 

遭遇一个字,便是漫长的一生

时光暗淡

我的灵魂已满是补丁

 

王朝的背影并未多远

草民的呼吸隐在黑暗中

文字的战场,依旧硝烟弥漫

 

于是,想起太史公

把屈辱化为锋芒

用良心烛照千秋

 

杏花,春雨,江南

遥远的平仄

已擦不亮蒙尘的眼睛

 

一行文字挡不住一辆坦克

每一个正义的文字之下

都有人的泪水与恐惧

2014-5-27

 

词语

 

我试图靠近一个词语

犹如靠近一条小路,一只蝴蝶

或者一条蛇

 

课堂内外,孩子的眼睛不时被刺伤

镣铐与牢狱,鲜血与红旗

每一种声音都会惊醒一个简单的梦

 

为了逃离,我从词典里搬出词语铺路

却发现,有人用它砸房子

也砸人的头颅和骨头

 

我一点点靠近那些文字

试图还原它最初的样子,废弃主义与尊卑

让我的孩子能绕开大人们加入的谎言

让石头成为石头,河流成为河流

2014-6-10

 

读书的下午

 

在一行文字里,时光被无限拉长

窗子,让我重新想起遥远

 

遥远的往事和青春,遥远的酒杯

遥远的电影院,遥远的爱情

 

我的记忆从县城出发,经过省城和首都

最终回到一个简单的词语

 

由来已久,在古老的故事里伤心哭泣

在眼前的新闻里无所适从

 

熟悉或陌生的名字在纸张上穿越

忽明忽暗,忽远忽近

 

人到中年,我更愿意信任一棵老树

安静,落寞,荣枯无意

 

但阅读仍在继续,孩子们从图书馆出来

融入人群,最终消失在午夜的街头

2014-6-18

 

只是突然

 

只是突然,心境如秋日的荒原

黄昏的街道上,放学的孩子三五成群

 

熟悉的路径,熟悉的时间

熟悉的肉体找不到熟悉的呼吸

 

只是突然,想起母亲,想起妻儿

弥漫的虚无,想起未来也想起死亡

 

草木之外,荣辱由人

在盛开的鲜花中我看到枯黄的花蕊

 

依然要走到厨房给儿子准备晚晚饭

完整的伦理,收购一个男人的失败之书

 

然后,我坐在屋子里,一如往昔

和儿子读书、嬉戏,和自己握手言和

2014-6-20写昨日心境

 

只有死亡是最后的词根

 

浮生若梦,文字不朽

一行字便草草埋掉一代人

 

孩子们在书本上画上眼睛

画上天空和巨大的翅膀

 

而天使在无垠的夜空迷路

初生的婴儿已有沉重的肉身

 

一个字弯成一把匕首

杀暴君,也杀刺客

 

后来人在忙着修改词典

删除与补录,都有充分的理由

 

荣辱沉浮,不过是遥远的幻影

只有死亡是最后的词根

2014-7-8

 

虚无

 

每一辆车上都有罪犯和游子

心怀恐惧和母亲

在黑暗中抱紧自己长草的肋骨

 

每一辆车上都有超重的故事

比肉体轻盈

比铁轨凌乱

 

每一个站台都有方向

向北,向南,向东,向西

所有的旅途都没有终点

 

车站里,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变数

走向诞生或者死亡

和城市与乡村擦肩而过

2014/7/25

 

我看见一个孩子在奔跑

 

从带血的子宫里出来

咬断脐带,吃掉胎盘

那个孩子在风中站起来

抛弃母亲和家乡

朝向未知的方向奔跑

他穿过阳光和黑暗

穿过城市,穿过乡村

穿过熙熙攘攘的街道和人群

穿过羞耻与荣耀

穿过一个个缤纷的季节

全力奔跑

 

他奔跑

在雷电中长出胡须

长出长长的头发

头发遮住面容

他奔跑,不知疲倦

向东,向西,向南,向北

向更深的荆棘和更远的地平线

 

我看见一个孩子在奔跑

然后是更多的孩子

从不同的地方出发

一个个孤独地上路

奔跑

 

我看见一个孩子在奔跑

却看不到他的眼睛

看不到理想与激情

看不到悲伤与屈辱

我只看到一个速度的影子

在广袤无垠的大地上

一点点逼近

大地深处的黑暗与死亡

2014/8/12

 

被梦境吞噬的时光

 

梦中醒来,一个下午便过去一半

翻书,发呆

中年况味,速度成为回忆

品梦成为功课

 

想起一本书或一段文字

一段恍惚的岁月

便如饮酒

只一口便醉了

 

梦境真实,枕边的体温犹在

只是无法确认

庄生那只蝴蝶

是否已枯了很久

2014/8/12

 

在会场

 

一定是遥远的记忆,一群人在冬夜围在一起

一群人中突然射出的一句话,擦出火花

然后,他们一起像上帝一样宣誓:要有光

 

一定是一个错误,许多人继续聚到一处

理想,目标,计划,或者是审判,阴谋

一群人对一个人,或者正好相反

 

我见过太多的场景:有人慷慨激昂

有人坐而论道,一群人逼着哑巴说话

一个人让一群人闭上眼睛

 

在会场小睡的人是幸福的人,拒绝阐释

相信词典里最初的意义,一个人跟着庄生

在喧嚣的人声里梦见蝴蝶

2014-9-10

 

写字的老人

 

每一天他都在写,在广场,马路上

中小学门口,用粉笔写

写一个官员的名字,写一个令人生畏的机关

他写腐败,写拘禁,写当下的理想

他写,用标准的隶书或楷体

写完一处,拿起马扎再到另一个地方

他写,一天,一月,一年

写完便被一群陌生的人擦去

但他还是写,低着头,用脆弱的粉笔

把他的屈辱和愤怒写进大地

他的头颅已经雪白,他的眼睛空无一物

他只是写着被汽车碾过,被脚步踩过

被雨水冲涮过的文字,把世界丢在了身后

他们说,远离那个老头,他是疯子

他们是警察,城管,是如我一样的普通人

2014-9-10夜

 

诗人,你不知道

 

你不知道开花的声音

尽管你借花蕊呼吸

你不知道化蛹成蝶的疼痛

尽管你赞美蝴蝶

你不知道芒种和白露意味着什么

可你写到节气

你写下粮食,却不知粮食的重量

写下蚂蚁和麻雀,却不知它们如何死去

还有天空与大地,还有老人和孩子

你写下血液,血液迟迟没有沸腾

你写下辽阔,却并没有走出多远

 

你是诗人,用生命喂养文字

你写下一座城堡,善良的百姓

遍地的牛羊

美丽的花园和公主

而你的小屋暗淡,餐桌空空如也

你用一张白纸,丈量

历史的速度与灵魂的尊严

用一把生锈的手枪

向暴君开火

 

你是诗人,写下一行行文字

文字里有空气和雨水

可你并未拥有自由的呼吸

只有一颗

被古老的敌意凌迟的心脏

和残损的记忆

2014/9/11

 

成为男人

 

英雄,侠客,帝王将相

遥远而虚幻的世界

少年渴望成为一个男人

用飞溅的鲜血,冰冷的刀剑

遮蔽日月的仪仗

梦里的平仄,他羞于说出

 

少年转眼长大,从乡村走到城市

在一张纸上谋划青春

理想模糊,爱情占了大半

但沦陷才刚刚开始

婚姻,孩子,结实而黏稠的柴米油盐

五色的旗帜瞬间迎风招展

 

一个人坐在阳台上,抽烟,喝酒

月光下默念一首残缺的诗

血脂升高,宝剑变成菜刀

仪仗还在,但属于舞台

踩着发霉的书籍和笔记本

他学会了换灯泡,学会了修水管

学会了修锁,学会了

在一只锅里烧出不同的菜

黑暗中,他像个孩子一样无助

而他的确是一个男人

缓缓流出的泪水,是洗礼

也是加冕

2014-9-12

 

小历史

 

还要读史,因为阴谋还在

杀戮还在,非正常的死亡还在

 

书页之内,旧魂掩住呜咽

书页之外,新鬼沉默如铁

 

惊雷从天而降,旷野的呼告

只能唤醒异乡遥远的诸神

 

六道轮回,慈悲还在来世

生老病死,肉身只有一个

 

黑暗中,落草的婴儿已走进历史

遇见残暴的君王,失败的刺客

2014-9-16

 

每一天

 

再也没有比这更幸运的事了:以人的语言

说出上帝的秘密。肉体紧挨着肉体

嘴唇紧贴着嘴唇

在衰老的时候还有一颗叛逆之心

 

诸神在争吵,每一个声音都可能掀起巨大的风暴

地震,火山,战争,毁灭,男人的鲜血

孩子的哭泣,母亲的哭泣

海洋上升,泪水缓缓流过

 

我已经准备了许多词语,给阳光也给黑暗

给正义也给罪恶,有一天

它们也许会崩碎我的牙齿,也许

什么都不会发生,死亡时我依然一无所知

2014-9-18

 

哀歌1

 

秋风紧了,每一片叶子都在赶制衣裳

乡村的泥土更加浓烈

丰收属于词语,死亡迫在眉睫

 

一场大雨过去,燕子便消失了踪影

夜间迁徙,河水缓缓流淌

每一次还乡都要经过密密的荆棘

 

我出生在冀中平原,麦子的故乡

人们弓着背劳作,缺少棱角的土地

从来不缺少风姿绰约的地平线

 

秋风紧了,烧草的味道四处弥漫

一只只变灰的螳螂四处逃离

黑暗四合,我用棉被裹紧自己的梦

 

我知道所有的叶子都将飘落

时日无多,鸟儿在绿荫里歌唱

最后的哀歌,最后的荒凉

2014-9-22

 

厌倦

 

就这样吧,每一天

我的脑袋在油烟里洗三遍

在浆糊里涮三遍

我的脑袋

顶着稀疏的头发

装着卑微的理想

可怜的念头

在尘土里睡去又醒来

 

就这样吧,每一天

看着麻雀飞来飞去

从树枝到泥土的距离

就耗尽了它屈辱的一生

还有蚂蚁,比我更小的脑袋

却扛起了大地上

所有的秘密

 

就这样吧,每一天

眼睛只盯着脚下

耳朵只听到风声

只有嘴巴还在继续忙碌

忙着说谎言

忙着说废话

忙着为罪恶寻找理由

忙着为平庸唱赞歌

2014-9-24夜

 

哀歌2

 

从一个词语里走进深秋,落叶犹如蝴蝶

返乡之路,满是寥落的雨水

 

麻雀还住在老屋里,和死去的父亲一样

在每一个黄昏用翅膀擦亮记忆

 

丰收的季节,所有的种子都远离泥土

所有歌唱过的虫子都面临死亡

 

秋风在加速,异乡人逆风而行

从一个词语里走出来需要时间

 

翻越纸张的围墙,我看见牧羊人在割草

我看见乡下的老人用白纸糊上窗户

 

然后,我坐在荒凉的田埂上,一个人

听新坟鬼哭,看流星划过夜空

2014-9-26

 

我想,我已经失去了许多

 

我想,我已经失去了许多

在杂乱的书籍里,在凌乱的小酒馆里

在每一个喧嚣而过的日子里

清晨还是那一个清晨

黑夜还是那一个黑夜

只是醒来的时间一再提前

酣眠的时间越来越短

还能想起什么,往事被挂在树上

沿着风的路径一路远去

残留的碎片

再也拼不出让人心跳的样子

阅读,写作,这些古老的手艺

如河水一样缓缓流淌

在发黄的纸张上

见证一个个生命和自己告别

死亡是迟早的事情

犹如闪电,犹如一百个漫长的冬天

 

我想,我已经失去了许多

但还有许多东西在一点点失去

2014-10-8夜

 

告别

 

睡觉前翻几页书,二十年的习惯

从未改变

书越读越薄,日子越读越厚

粘稠的柴米油盐

空旷的词语

 

偶尔呆坐,把往事重新排序

幸福与泪水在瞬间重叠

只是,记忆变得模糊

现实有些虚无

 

在酒精的漩涡里沉溺

遗忘中的相逢

老朋友更加沉默

喧嚣属于更年轻的人群

 

镜子里人忽隐忽现

无数次的打量

那些熟悉的眉眼,熟悉的气息

黑暗来临

我与镜中人挥手告别

2014-10-15

 

秋风令

 

1、

一场大雨过后

蚂蚁终于消失了踪影

黄叶飘零的日子里

这些卑微的虫子

拒绝歌唱

 

2、

我已准备了厚厚的纸张

准备写下第一片叶子变黄的日期

写下燕子集合的时间

写下我去年准备好的泪水

秋风一阵紧过一阵

我却写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3、

故乡的秋色里有粮食

也有泪水和伤口

多年之后

我终于懂得

金色属于报纸

父亲只能沉默

 

4、

父亲卒于秋天

他种下的玉米和谷子

见证了他走向泥土的过程

在另一个世界里

他们将最终融为一体

 

5、

城市里没有秋天

只有暧昧的词语

 

6、

在秋天,我曾去过许多城市

火车站,汽车站

大大小小的旅馆

我迷失其中

不明白

不同的方言

为何说不出色彩各异的秋天

 

7、

孩子们坐在课堂上背诵《秋声赋》

他们紧皱眉头,正襟危坐

有响亮的声音

却没有古代的平仄

 

8、

我看见爬山虎已经猩红

我看见芦苇已经变白

我心忧伤

河水依旧

 

9、

还乡之路越来越远

死亡的气息越来越浓

我看见早上送葬的人群

却没有看到他们回来

黑暗从四野浮起

我背后的城市

已万家灯火

2014-10-22夜

 

你坐在那里

 

是的,你坐在那里

一上午,一下午

你坐在那里想写一首长诗

慢慢地写

用一个白天和黑夜

用漫长的一生

 

窗外的梧桐黄了又绿

爬山虎绿了又红

而你

只有一种色彩

瘦弱的身体

当然写不出丰盈的季节

 

你坐在那里

用看得见的证件

装饰一间屋子

谎言凿开的大门

只能通往更大的谎言

一把松散的椅子

一个无家可归的游魂

 

秋风吹起落叶

你依然停留在纸张深处

张望

古人的马蹄踏碎梦境

古人的寥落留在枕边

然后,你坐在那里

寻找你应该如此的理由

 

白雪覆盖原野

那些深深浅浅的脚印

肯定有一双属于你

只是,多年过去

你早已忘记

雪地上捡到的麻雀

火炉旁听到的童话

 

现在,你坐在那里

用耳朵代替眼睛

听记忆一点点折断

镜子扣在桌上

书籍落满尘土

一首虚拟的长诗

只有空白

2014-10-28

 

秋天的琥珀

 

秋风加速,有些树的叶子已经落光

有的还在飘零

 

秋天的声音一阵高过一阵

无雨,但有雨水的韵脚

 

死亡比诞生还要从容,如同预设的飞翔

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只是瞬间,有人抬头望望天空

白云之上,有深深浅浅的擦痕

 

但鸟儿已经还家,翅膀上的浮尘

可以搭建房屋,也可以筑起坟墓

 

有一个角落秋风并未吹到,词语深处

有人来过,还有人继续赶来

 

黑暗来临,泪水裹住心脏

一棵古老的琥珀,擦亮红尘

2014-11-5夜

 

来路苍茫

 

冬日

白天开始变短

黑暗如期来临

大风之下

怀旧显得不合时宜

一个人的记忆

只能属于一个人

一个人的疼痛与泪水

 

我已忘记离乡的路径

县城的汽车站

老房子

绿皮火车

荒凉的月台

一路走来

我错过了太多时间

 

于是,沉默

把谎言当做必修的功课

在临时搭建的舞台上歌唱

一首老歌

散场之后

看着朋友们一个个远去

看着他们的背影渐渐模糊

 

生死之间

原无太远的距离

正如一枚叶子

只是一瞬间

便从墨绿抵达枯黄

我还在行走

在茫茫的大地上

比虫子高些

比鸟儿低些

2014-11-12夜

 

一只麻雀在清晨死去

 

一夜未眠,在文字的漩涡里辗转反侧

泪水,是一首诗柔和的韵脚

 

初冬时节,河水依旧缓缓流淌

大雁已抵达南方,北方成为回忆

 

生死对话,城市的街头有许多烧纸的人

黑暗中,纸张的灰烬变得沉重

 

寻根之路不会中断,孩子们没有族谱

有不能选择的出身和姓氏

 

正如一只黄鸟,或者一只鸽子

一只孤独的老鹰,羽毛也就是高度

 

冬天的死亡格外紧张,新坟连着旧坟

我看见一只麻雀在清晨死去,悄无声息

2014-11-25

 

只有灯都熄灭了,黑夜才是黑夜

 

一只毛毛虫在树上慢慢爬着,天很快就暗了下来

毛毛虫没有变成蝴蝶

 

孩子跌倒在草丛里,他没有追上那只蟋蟀

他的筐子空空的

羊已经跑了很远

 

课本上写满了理想,善良的人们和美好城市

熬日子,只是乡下人的语言

 

你瞧,万家灯火,你瞧,酒绿灯红

多么温暖,多么热闹

它们属于谁?

 

高速公路上,一辆汽车飞过来

更多的汽车飞过来,一只兔子死于非命

 

阳光下,死亡被镀上了金色

一群人的哭泣不代表什么

一个人的泪水淹没世界

 

在孩子眼中,时间是静止的

老人的皱纹是永恒的

 

于是,他坐在深秋的田埂上看回家的耕牛

星光里,他飞向天空,他说——

只有灯都熄灭了,黑夜才是黑夜

2014-12-2

 

惶然录

 

山川寥落,我犹自对一棵枯树叹惋

坟茔里藏着骨头的秘密,大风四起

我和啄食的麻雀一样惊慌

 

故人的灵魂已经转世

死去的父亲又坐在我身边,轮回之中

飞翔属于词语,肉身归于尘土

 

从一座城市出来,再坐上另一辆火车

车票背后的旧事,一本书还没有读完

黑暗便封锁了田野

 

山川寥落,我依旧在路上寻找自己

故乡越来越远,记忆破碎

仰望满天星光,我泪流满面

2014-12-4

 

岁月

 

白云高远,河水清澈

一群孩子站在岸边

叉着腰

一会朝河里撒尿

一会看天上的云

看着看着

就老了

 

老了

不看天空了

就低头静静地站着

看河里的游鱼

野鸭子从他们身边飞过

宛如飞过

秋天的芦苇

2014/12/2夜初稿,2014/12/5夜修改

 

月色

 

冬夜,月光弥漫的乡村像是下了霜

娴静的院子里,有铁锹,锄头,犁铧

手推车映出的黑影,低矮的鸡窝

卧在门口的狗

 

炉子上的大茶壶咕嘟地响着

水汽弥漫了屋子,女人在灯下纳鞋底

男人们围着炉子坐着,用搪瓷缸子喝水

说古,抽烟,咳嗽,或者沉默

 

粮食在大瓮里,饱满干燥

大白菜在地窖里,萝卜埋在地下

灶台上,碗筷干净

灶王爷慈祥

 

大小雪过了,冬至过了

该数九了,快过年杀猪了

说着说着,话儿就快了,就轻了

正如窗外的月色,越来越淡,越来越远

 

女孩子们早睡了,她们喜欢做梦

梦见自己变成白雪公主,遇见王子

男孩子不喜欢王子,喜欢刀剑

喜欢猪尿泡,喜欢把点燃的鞭炮扔向天空

 

夜深了,大人们开始喊自家的孩子

男孩们恋恋不舍地回到家里

经过静静的农具,柴火垛,安静的狗

穿过娴静的院子,静静的月光

 

今夜,我正走回家的路上,无风,月圆

但月色已被路灯稀释,被霓虹侵犯

再也回不到从前的月光里了,而记忆里

我似乎也从未走出过,那一地的忧伤

2014/12/6凌晨1时

 

寒冷

 

是啊,天冷了

树木青筋暴露

冰雪覆盖原野

 

我坐在屋子里写诗

试图写出腊梅的心跳

雪花的韵脚

 

我写诗

把忧伤写进食物

把绝望写进肉体

 

老人在黑夜孤零零死去

流浪狗钻进垃圾箱

又被拾荒者赶出来

 

是啊,天冷了

可我的文字

比冰雪还要寒冷

2014-12-11

 

石河

 

一只野鸭从芦苇飞过,1644年

没有人关注它,一只野鸭飞到远方

石河桥断,它的蛋碎了

 

一只鸟蛋犹如一颗头颅

李自成看不见,吴三桂看不见

杀红眼的士兵只看见血红的太阳

 

1644年,操着不同方言的人在撕咬

与野鸭无关,与河流无关

芳草萋萋,一条河只是野鸭的家

 

一个人,一个时间,一个地点

忠诚,背叛,爱和恨,刀剑与荣辱

故事的要素,最终都成为词语

 

你瞧,多年过去,红颜易老

失败者死了,胜利者死了

他们的子孙在石河喝酒,野鸭在飞

2014/12/12子夜

 

麻雀

 

在乡下,我掏过鸟蛋

用弹弓打过麻雀和鸽子

我养过一只鸽子,雄性,好斗

但从没有养过麻雀

我想养一只鹦鹉,八哥

画眉,百灵,黄鸟,孔雀,夜莺

悬崖上的鹰隼,那些漂亮的羽毛与飞翔

对我来说,都是词语

只有麻雀,像我的穷亲戚

每个季节都在身边跳跃,怯生生的

在地上啄食,不离不弃

2014-12-13夜

 

短歌

 

1

只有孩子的笑脸还是纯净的,大风过处

心灵落满尘土。每一个在路上行走的生命

都背负着血缘的耻辱。擦不去,洗不掉

大地藏污纳垢,天空虚无一物

活着,死去,只是骨头敲打肉体的声响

2014-12-16

 

2

只有孩子的泪水是柔软的,田里长出石头

眼里长出石头,人类高举大旗的地方

到处是刻满颂歌或审判的石头

水滴石穿,孩子犹在梦中

抱着一只鸟蛋飞向天空

2014-12-18

 

3

只有草木的感受是打开的,草尖上的露珠

我想留给我的孩子,留给所有爱我的人

这个年代,说出爱是一种亵渎

我看见被摧残的花朵更加绚烂

我看见被遗弃的种子发出新芽

2014-12-18夜

 

4

只有黑夜的声音让我安宁,后退的时光

有白云,飞鸟,流水

缓慢的马车,载着我的童年

行走在乡间的土路上

道路两旁,是摇曳多姿的野花

2014-12-19

 

5

只有词语依然让我迷茫,沉溺

悲伤,没有出口的暗道里

我听到死者从容的呼吸

古老的战争,每一张纸上都写满秘密

国王被刺,臣子们不知所终

2014-12-19

 

6

从一个文字到另一个文字,我走了多年

列车呼啸,泪水趁着夜色突围。

走啊,走啊,终于在一棵树下停下来

落叶飘零,大雁南归,你瞧——

每一段记忆里都刻着羞愧

2014-12-19夜

 

我只想在一行文字里终老一生

 

不要打印,不要复制,不要涂上鲜艳的色彩

一行字,我希望用毛笔,用钢笔,用铅笔

用我的一生,慢慢写出来

写孩子看到的月亮和雪花,老虎和山羊

蓝天,大海,树林,野花,飞满蝴蝶的田野

写孩子的眼睛,孩子的泪水,孩子的梦

不要修辞,用词典里最初的词语写

只写一行,便可以盛放

白云和流水,生与死,记忆的时光

2014/12/23夜

 

平安夜

 

我只是遇到了一个词语,加上一枚糖果

一个故事。原罪,拯救,献身,不同于革命

但有流淌的鲜血。孩子们用彩纸包苹果

从隐喻中突围,一次和平的暴动

让一个普通的夜晚,有了一缕柔和的光

新月初上,我坐在屋子里

听见一个词语在黑暗中苏醒,呢喃

在没有人抵达的远方

2014-12-24平安夜

 

  评论这张
 
阅读(58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