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辛泊平的博客

读书 写字 看电影

 
 
 

日志

 
 
关于我

70年代生人,诗人,评论家,著有诗歌评论集《读一首诗,让时光安静》(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与诗相遇》(燕山大学出版社),随笔集《怎样看一部电影》(黑龙江教育出版社)等,曾获河北省文艺评论奖、中国年度诗歌评论奖等。 邮箱:bupingxin@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隐忍的力量与光芒  

2014-11-14 11:00:00|  分类: 诗歌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隐忍的力量与光芒

——读陈超《秋日郊外散步》

辛泊平

 

秋日,天高云淡,黄叶凋零,荒草凄凄,一阵紧过一阵的雁行,一声急过一声的虫鸣,秋天的骨骼一一呈现。这一切,对于芸芸众生来说是公平的,像太阳照好人也照恶人一样,秋天的风光也一样进入每一个人的眼睛。然而,并非每一个人都能从秋天的萧瑟中读到自然的宽厚,人生的悲伤,以及生命的沉潜。所以,一样的秋天,却又有千差万别的感怀。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同样是公平的,它指向更高意义上的灵魂,而不是浊重的物质。

陈超先生的《秋日郊外散步》,我读了不知多少遍,从这首诗第一时间发表,到陈先生今年突然离世,我几乎每年秋天都会拿来读。每次读,都仿佛看到先生就在面前,那样宽厚地微笑着,那样从容地叙说着,对着渐次更迭的季节,对着纷扰的世事,也对我这个多年前的学生,一如最初见他的样子。在陈先生的笔下,秋天少了一些肃杀,而是多了一些细腻和柔软,多了一些善解人意的光芒,抚慰我们被生存擦出的伤口,照亮我们忙碌而又疲倦的中年光景。

你瞧,“秋天深了”,黄昏来临,宽阔的河床上,诗人和妻子在郊外散步,眼见的是——“凤仙花和草钩子也发出干燥的金光/ 雾幔安详缭绕徐徐合上四野/大自然的筵宴依依惜别地收场” ,妻子刚刚洗过的秀发散开;听到的是——“孩子的病情好转”。多么安详,多么从容,没有一点“无边落木萧萧下”的萧瑟,没有一点“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的悲凉。在这种氛围中,日常需要承受的压力和焦虑都慢慢散去,诗人的“悒郁”也被镀亮,此情此景,唯有人生的欣慰与留恋。

当然,这毕竟只是秋天一部分,是人生的一部分,它或许只是一瞬的印象,而非人生的常态。接下来,诗人为我们掀开被岁月遮蔽的秘密,或者说就是岁月本身——“西西,我们的心苍老的多么快,多么快/疲倦和岑寂道着珍重近年已频频叩访/ 十八年我们习惯了数不清的争辩与和解”。是啊,和时间赛跑,我们永远是落后者,因为时间的路线笔直,而我们不得不时时被世事打断,心纠结其中,怎能不老?诗人无比清楚这一个永远无法公正的比赛。但他不抱怨时间,只是感叹自身。我们的心老得那么快,这是人生的必然,但在老去的过程中,我们并不总是失去。我们有争吵,也有和解,争吵是因为自我的锋芒,和解是彼此的包容,所以,我们在失去的同时,也获得了对自我的确认和对差异的理解,获得了亲情上的融合,伦理上的稳固。正如诗人咏叹的:“有一道暗影就伴随一道光芒 ”。

 

一个季节似乎不关生死,但在每个季节中生死都必将存在。这是所有人都绕不开的人生问题。但此时的诗人,他已经不在乎生死两隔的距离。所以,他看到昔日和爱人游泳后晾衣的地方已经成为农人夫妇的坟墓,他并没有凌然心惊,而是心怀坦然。因为,这就是世界,这就是生命的轮回。我们经过的坟墓原来可能是宫殿,此时我们散步的地方昔日也可能便是坟墓。没有什么可以沮丧的,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我们踩着先人的头顶忙碌或流连,后人也将一样踩着我们继续他们的生活。

 

最后一节,诗人继续再回忆中深入。他看到相册中昔日的自己,昔日的爱情,在另一个世界里继续年轻,继续闪亮。在那个岁月无法擦去的天空里,生命永远有一种飞翔的姿态。它与红尘的浊重构成一种语义互文和精神对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独立,又不可分离。它们一同见证了生命鲜活的面容,一同镌刻了灵魂最终的痕迹。正因有这样的顿悟,所以诗人才会写出让人如此动容的诗句——“不容易的人生像河床荒凉又发热的沙土路/在上帝的疏忽里也有上帝的慈祥 ”。沙土路荒凉而又发热,人生何尝不是如此?生命的困境是上帝的疏忽,又何尝不是上帝的慈祥?只有经历,才能感受,只有感受,才能最终释怀;苦难也好,幸福也罢,都是经历,都是感受,也终将会坠入最后的时间,最后的消逝,最后的释怀。人生的轨迹,概莫能外。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认为,就我对陈超先生的了解,这应该是陈先生的代表作之一。这首诗没有《博物馆或火焰》博大,没有《风车》高蹈,没有《我看见转世的桃花五种》深沉,但它更为深切地打动了我。它有疼痛,但不锋利;有伤感,但不浓烈;有顿悟,但不说教。一切都是淡淡的,犹如秋天的芦苇慢慢变白,河水慢慢流淌。然而,正是这种表达上的隐忍与节制,与现实中诗人生存与精神的紧张构成一种巨大的张力,让人难以忘怀,让人悲不自禁。而这样处理紧张与舒缓、疼痛与节制的关系,也恰恰体现了陈先生对诗艺的一贯的打磨与尊重,体现了诗人的高贵与教养。2014-11-14

 

附:

《秋日郊外散步》

陈超

 

京深高速公路的护栏加深了草场

暮色中我们散步在郊外干涸的河床

你散开洗过的秀发

谈起孩子病情好转

夕阳闪烁的金点将我的悒郁镀亮

 

秋天深了

柳条转黄是那么匆忙

凤仙花和草钩子也发出干燥的金光

雾幔安详缭绕徐徐合上四野

大自然的筵宴依依惜别地收场

 

西西,我们的心苍老的多么快,多么快

疲倦和岑寂道着珍重近年已频频叩访

十八年我们习惯了数不清的争辩与和解

是呵

有一道暗影就伴随一道光芒

 

你瞧,在离河岸二百米的棕色缓丘上

乡村墓群又将一对对辛劳的农人夫妇合葬

可就记得十年之前的夏日

那儿曾是我们游泳后晾衣的地方

 

携手漫游的青春已隔在岁月的那一旁

翻开旧相册

我们依旧结伴倚窗

不容易的人生像河床荒凉又发热的沙土路

在上帝的疏忽里也有上帝的慈祥

 

  评论这张
 
阅读(55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