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辛泊平的博客

读书 写字 看电影

 
 
 

日志

 
 
关于我

70年代生人,诗人,评论家,著有诗歌评论集《读一首诗,让时光安静》(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与诗相遇》(燕山大学出版社),随笔集《怎样看一部电影》(黑龙江教育出版社)等,曾获河北省文艺评论奖、中国年度诗歌评论奖等。 邮箱:bupingxin@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闲读水浒(4):水泊梁山最大的阴谋   

2013-05-24 09:05:42|  分类: 文学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读水浒(4):水泊梁山最大的阴谋

 辛泊平

 

小时候读《水浒传》,因为喜欢给英雄好汉按武功排座次,所以,当看到晁盖被史文恭毒箭射死后,宋江等人设计把卢俊义弄到了梁山,让他对付史文恭,觉得非常正常。因为,当时也听人讲评书,好像说史文恭武功在整部《水浒传》里排亚军,那么,能制服他的就只有武功冠军卢俊义了。所以,当吴用用阴险的计策把卢俊义弄得家破人亡、最终不得不落草梁山泊的时候,感觉真是一个英雄找到了最终的归宿,而且可以报史文恭的一箭之仇,可谓皆大欢喜。而现在重读这一段,则是越读越不是味,越想越觉得卢俊义上梁山是“水浒”里最大的阴谋。

史文恭的确厉害,这是事实。但晁盖死时,梁山上有名的上将基本已经聚齐,像林冲、呼延灼、秦明、鲁智深、武松、花荣等人个个身怀绝技,如果说一个打不过史文恭,几个人一起来总可以吧。而曾头市里可是除了史文恭,就没有这么手齐的将领了。那么宋江为什么不乘着梁山上同仇敌忾的劲儿,一鼓作气拿下曾头市呢?是宋江悲伤得丧失了基本的判断,还是像吴用所说的要守丧百日?但是,当吴用、林冲等头领找到宋江要他做梁山之主的时候,他并没有坚决推让,而是稍作推辞,然后借坡下驴“军师所言之极是”,马上就进入状态,把整个山寨分成若干个寨子,把众头领分散到各个寨子。如果不是深思熟虑,刚一接手就有这样严密的人事分工,那人绝对是天才。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宋江对于接替一把手的位子,是有足够的自信和足够的心理准备的。有了这一点,也就明白宋江为什么不急着着手为晁天王报仇,而是像皇帝登基一样先分封天下的举策了。

再说人家卢俊义,“京城内家传清白,积祖富豪门”,不仅万贯家财,而且是正当人家,勤劳致富的典范,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在仗义疏财上,卢俊义也可以和江湖上人称及时雨的宋三郎有一比,有诗为证:“慷慨疏财仗义”。这样有头有脸有名有份有貌有艺的一等一的人物,如何肯放下这天大的荣耀,甘心落草为寇呢?仔细想想,吴用和宋江大概看中的正是这一点。明知卢俊义不会上梁山,但为了心安理得地做上头把交椅,而且给死去的晁天王和听到遗言的众头领一个交待,也就只有牺牲这位名震天下的卢员外了。后来发生的一切也证明了这一点。卢俊义被吴用一通忽悠,果真离开了北京去了梁山泊,着了水泊梁山的道,被众头领连打带请地糊弄到山寨,“软禁”了两个多月。而吴用等人一面用虚情假意稳住忠厚的卢员外,一面又放话给卢家管家李固,说卢员外落草,让他到官府告发。然后估计着时机,让卢俊义回家稀里糊涂地摊了官司,险些命丧黄泉。虽然后来在梁山好汉的大力相救下终获全身,但中间的过程,可谓山重水复、险象环生,死基本是必然,逃生几乎是万一。对两方面的概率,吴用是再清楚不过了。倒不是说吴用和宋江非要把卢员外置之死地,听到卢俊义落难,宋江还是哭过几次的。但客观的结果是,突来的灾难,皮肉之苦,监禁的耻辱,刀头下的绝望与希望,真可谓两世为人。经历了这场劫难,那个意气风发的卢俊义已经不存在了,从心理上,他已经彻底失去了昔日的骄傲与尊严,剩下的是羞愧、怨恨与感恩交织在一起的寄人篱下的尴尬。这时,即使宋江诚心让位,卢俊义也断然不会接受了。说到底,卢俊义不过是宋江冠冕堂皇地坐稳第一把交椅的一着棋。

有人可能会说,即使没有梁山泊的骗局,卢俊义新婚不久的娘子贾氏也迟早要红杏出墙,让英雄一世的卢员外戴上绿帽子。可是读了几遍,我也看不出这方面的端倪,看到的却是卢俊义被吴用忽悠之后,贾氏情真意切的劝阻和宽慰;在被鬼迷心窍的卢俊义呵斥后,一个人对着待发车辆的泪眼婆娑。后来和李固混到一块,也不是早有奸情,而是在听到官人落草之后。可以这样说,是卢俊义负她之后她才走向了堕落的深渊。我们可以指责这个女人不忠贞和水性杨花,但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她蓄谋要害自己的丈夫。更何况即使是心细如针的浪子燕青,在日常也没有发现一点贾氏和李固通奸的蛛丝马迹,我们又怎能通过一个结果断定一个没有丝毫证据的动机。退一万步说,如果卢俊义没有那两个多月的神秘“落草”,没有吴用怂恿李固告官的那些话,李固和贾氏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做出让卢俊义身陷囹囵、九死一生的勾当。须知,在北京城,李固和贾氏毕竟是小人,而卢俊义可是威震河北的玉麒麟啊!

可见,吴用等千方百计地赚取卢俊义上山,名义是要履行晁天王的临终之托,实则是为梁山兄弟干掉史文恭设置的一个冠冕堂皇的障碍,是一场权力分配的阴谋。只不过,以“聚义”的名义,害得一个英雄家破人亡、惶惶如丧家之犬,同时北京城百十号百姓遭殃,这种手法也的确下作。

07/5/15夜

  评论这张
 
阅读(6640)|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