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辛泊平的博客

读书 写字 看电影

 
 
 

日志

 
 
关于我

70年代生人,诗人,评论家,著有诗歌评论集《读一首诗,让时光安静》(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与诗相遇》(燕山大学出版社),随笔集《怎样看一部电影》(黑龙江教育出版社)等,曾获河北省文艺评论奖、中国年度诗歌评论奖等。 邮箱:bupingxin@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从蔡元培到胡适——中研院那些人和事》  

2013-01-21 07:48:55|  分类: 文学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生情怀

——读岳南的《从蔡元培到胡适——中研院那些人和事》

辛泊平

 

在今天,关于大师的话题一直是文化界的敏感话题,不仅是普通人呼唤大师,那些大大小小的书生也自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大师情结,自封者有之,钦点者有之,互相吹捧者有之。然而,历史似乎总爱给世人开玩笑,在战乱纷仍的战国,在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民国,大师云集,而在今天,和平年代,许多人所谓的创作最好的年代,却总是难见大师的身影。

自由共遣文人笔,最是文人不自由。在西方的宪政里,自由不仅是法律赋予的,还是人生本来的权力,是天然的。而在我们家天下的封建王朝里,自由是皇帝老儿的恩赐,和生命无关。在这样的背景下,谈自由是奢侈的。但也正因如此,自由的话题才格外让人神往。然而,在以往的王朝里,人们对自由的概念是模糊的,甚至是无知的,即使是那些饱读诗书的骚人墨客,他们笔下的自由也不过是为那一家王朝效忠尽职的权利和可能,和普世意义上的自由毫不相干。

然而,历史似乎总是和人开玩笑,即使是我们所谓的黑暗年代,自由也自有它哪怕幽暗的光芒。那种非常态的光芒,在历史的天空中格外显眼。读民国读书生的故事,总能读到这样的错位。或许正是因为“心底无私天地宽”,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在大义面前,总能爆发一股震撼人心的力量,敢为天下先,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拼却生命,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时代请命,为自由代言。

书生的家国情怀是感天动地的,比如傅斯年,中共的死对头,但在民族利益面前,依然是为天下的情怀:“平情而论,果然共产党能解决中国问题,我们为阶级的原故,丧其姓名,有何不可”。我感动于这种至诚和热忱,这种饱满的人生状态。在许多人的叙述中,傅斯年都是一个真正的书生,真正的斗士。对于党派和政治,他可能有自己的看法,甚至可能是偏见,然而,他没有私愤,有的是家国和学问。在那个风雨飘摇的时代,感时忧国是所有有关怀、有担当的书生普遍的心态,在他们心中,个人是无关紧要的。

个体的命运和国家一起浮沉荣辱,这是每一个有良知的书生的良知,然而,在一个是非颠倒、伦理毁坏的年代,那些书生却是不谙世事的孩子,他们不懂善变的政治,不懂得在危险的环境中保全自己,而是凭一腔热血,表达自己的热情和困惑,所以,他们只能被疯狂的运动踏得伤痕累累。从某种意义上说,理性在群众运动中是无效的,不但无效,还很无知和可笑。读叶企孙的浮沉一生,我读出了书生的幼稚,也读出了书生的悲愤,读出了书生的无用,也读出了书生的苍凉。翻云覆雨的政治,让那些单纯的书生无所适从,只能在污浊的世道里沉沦。读这样的命运,让人唏嘘不已。

《从蔡元培到胡适——中研院那些人和事》 岳南著 中华书局 2010年3月版

  评论这张
 
阅读(3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