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辛泊平的博客

读书 写字 看电影

 
 
 

日志

 
 
关于我

70年代生人,诗人,评论家,著有诗歌评论集《读一首诗,让时光安静》(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与诗相遇》(燕山大学出版社),随笔集《怎样看一部电影》(黑龙江教育出版社)等,曾获河北省文艺评论奖、中国年度诗歌评论奖等。 邮箱:bupingxin@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怪诞与性情:大变局与狂书生  

2012-09-14 16:32:30|  分类: 文学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生“无私”自张狂

辛泊平

 

闲来翻书,看到湖南作家王开林著、中华书局版的《大变局与狂书生》,竟一下子读得入港,不知身外世界。说实话,在这部作品里,王开林先生并没有刻意卖弄才学,张扬自己的文笔和个性,而是以史实为本,感慨自然舒张。但因为王开林先生独具慧眼,所选案主不管是政客、幕僚,还是学者、报人,不管他们身上有什么样的怪癖和瑕疵,皆是在那些特殊时代的风云人物,所以自然有一股罡风狂气。读来让人精神受洗,血脉喷张。

非常之人都是赤子,此言不虚。在王开林先生的笔下,无论在历史的长河里扮演为革命摇旗呐喊的急先锋章太炎、梁启超,还是为革命、为民主喋血的谭嗣同、宋教仁,甚至在某个特定时刻的开倒车的康有为、杨度、章士钊、刘师培等等,你可以鄙视他们的见识浅陋,器量狭隘,但你无法回避他们身上那种心怀理想的执着和敢为天下先的胆气。进步也好,保守也罢,历史上早有定论。但作为活生生的生命个体,他们活出了自我,活得自然,活得洒脱和激烈。尤其是,这些人物并非逞一时之气的草莽英雄,他们都心怀利器,有深厚的学养,有足够的韬略;他们本应该是在书斋皓首穷经做学问的知识分子,但在那个动乱的时代,他们用自己特殊的行为,喊出无愧于自我的震耳大音。

说实话,看这本书之所以受到极大的震动,倒不仅仅是那些作者所录案主的狂放,更重要的是想到了当下的知识分子的行状和作为。知识分子是一个特殊的群体,理想意义上的知识分子,代表的是社会的良知和时代的诉求。一个正常、和谐的社会,知识分子应该是异常活跃的,因为,他们要代表那些沉默的大多数喊出心中的不平和对正义的呼唤。如果没有知识分子的参与,那样的时代肯定是万马齐喑的时代,那样的社会肯定是缺乏正义的社会。当然,知识分子的良知来自思想的独立和担当的人格。理想的知识分子不应该属于或者依附哪个政党、哪个利益集团,他关注的应该是最广大的底层。那种仰人鼻息的依附势必会蒙蔽他的眼睛,会削弱他的公正。

看著名学者孟繁华和青年文学批评家李建军作客陕西卫视的访谈节目《开坛》,谈谁是大师的问题。两位学者从大师的特征谈起,一直说到社会需不需要大师,大师产生的条件,说得非常到位。在整个节目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李建军说起二三十年代的人和现代人对比,他说鲁迅个子很小,但却给人以顶天立地的感觉(陈丹青也有过类似的观点,大致是鲁迅的相片放在世界文学大师里一点也不萎缩等等。),而现代人即使一米八几,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单薄,没有力量,原因是鲁迅们心中有浩然之气,而我们心中有鬼,鬼就是恐惧。

是的,我们恐惧强权,恐惧专制,恐惧强权和专制带来的灭顶之灾,恐惧世人的评价,恐惧个人利益的丧失,因而就就患得患失,就得隐蔽自己的真实想法,咽下自己真实的声音,因而目光就游离不定,缺乏那种坦荡、坚定的眼神。恐惧之鬼俘获了我们,让我们失去了赤子情怀,失去了那种浩然之气,所以我们没有了支撑起独立思想和人格的力量,必然会显得苍白和萎缩。这不是哪个人的问题,而是当下知识分子群体中的流行病。或许不是今天的知识分子没有骨气,实在是因为诱惑太多,在歌舞升平、轻歌曼舞的世风里浸淫太久,我们失去了时刻都应该保持的清醒和警惕。时代在发展,今天我们不缺乏知识分子,我们缺乏的是为公共立言的公共知识分子。象牙塔里的教授、导师、研究生们仿佛成批量生产似的在增长。但这些知识分子更多的是盯着自己的“学术”和由此而来的地位和利益,缺乏悲悯和关怀,他们的知识不是担当良知的利器,而是谋生的手段,因而就沦为孟繁华所说的缺乏担当的“知识工人”。

当然,造成当下公共知识分子声音微弱的还有其他的重要原因,知识分子赖以表达声音的阵地太少。我们不缺少媒体,缺少的是真正独立、自由的媒体,它也不依赖于哪个政党,不是政府和哪个集团的喉舌。如果非要说喉舌,它应该是正义、公平、良知的喉舌。在《大变局与狂书生》里,我读到了民国报人里的精英的精英——邵飘萍和林白水,他们周旋在狡诈狠毒的独夫民贼和杀人如麻的旧军阀之间,以他们独立自主的办报立场和海纳百川、放眼天下的胸怀,铸造了顶天立地的知识分子的形象。他们最后都死在了专制的屠刀下,但他们以他们的鲜血捍卫了新闻的独立性,捍卫了民主,捍卫了知识分子的道义和尊严。读他们的事迹犹见其人,我看到的是“虽万千人吾往矣”的铮铮铁骨,感受到的是气贯长虹的浩然之气。

斯人已殁,但精神长存。在今天,在缺乏肝胆的今天,我为知识分子感到悲哀。我们有在民间呐喊的有识之士,也有一些为民代言的媒体,但实在是太少,声音太微弱,更多的声音是颂词,是赞歌。须知,一个社会倘只有一种声音,那个时代肯定是一个专制的社会,一个时代倘只有一种声音,那个时代肯定是一个压抑的时代。批评决不等于反动,批评的提前是深沉的爱和灵魂的关注。正如上帝所说的“因为我爱你,所以要伤害你一样”,我们不会去理会和你豪不相干的人的错误,让我们生气的肯定是亲人的失误。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没有人比鲁迅先生骂国民骂得厉害,但同样,那个年代也没有谁比鲁迅先生对国民爱的深沉。那些狂书生们在动乱年代的非常表现,今天有些人可能不能理解,但谁又能否认他们比那些口口声声说爱国的人更爱国?爱并一定用爱字来说,在特定的时期,咬牙说出恨倒是爱的极至。

“与有肝胆人共事,从无字句处读书”,今天,我们呼唤关注弱势群体,而敢为弱势群体发言的只能是那些心底无私的狂书生。所以,我们呼唤那种狂书生的肝胆,我们呼唤那种书生的承担,更呼唤支撑那种狷狂背后的“大公无私”。只有这样,我们才会有那种争鸣的局面,才会出现为民代言的声音。

由此我又想到,当下正在流行的百家讲坛以及由此引发的讲坛图书,如果也让那些“学术明星”多讲一些如谭嗣同,如邵飘萍,如林白水那样的狂生的狷介和胸襟,多出版一些他们的传记,我想必然会给我们现代人设置一面镜子,让它照出我们的自私、萎缩的无骨相,因而汗颜,因而前行。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